目前日期文章:201103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版主:最近幾場Steve Sturdy教授來台之演講之訊息及史語所宣傳海報。


 


20114月份學術活動】邀請英國愛丁堡大學Steve Sturdy教授來台演講
 
專題演講
  題: What Do Medics Know and How Do They Know It?
     間: 2011.4.8 ()  10:00 ~ 12:00


     點:高雄醫學大學 第一教學大樓N111
  主持人: 王秀雲            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


  回應人: Joel F. Stocker    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助理教授交通資訊:請參考http://www2.kmu.edu.tw/front/bin/ptlist.phtml?Category=38
 


工作坊
  題: Knowing Cases in Medicine, Science and the Humanities: Lessons from the History of Medicine
   間: 2011.4.12 ()  14:00 ~ 17:00


   點:中央研究院史語所研究大樓701會議室
主持人: 李尚仁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回應人:雷祥麟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吳嘉苓     國立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交通資訊:請參考http://www.sinica.edu.tw/as/map/asmap_c.html
 
 
專題演講


  題:   Mental Health Policy in Scotland : Community and Social Mobilisation


   間:  2011.4.13 ()  12:30 ~ 14:30 
   點:  國立陽明大學 活動中心第二會議室 
           活動中心位置 


請參考http://www.ym.edu.tw/nts/map.pdf
主持人:  王文基  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回應人:  巫毓荃     耕莘醫院精神科醫師  


       吳建昌    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醫師、台大醫學院社會醫學科助理教授


活動詳情:詳見【NTS護理、醫療科技與社會】網頁http://www.ym.edu.tw/nts/
    
     或聯絡 曾雅蓮 小姐  02-28267000#5324  sts.at.ym@gmail.com 這個 E-mail 地址已經被防止灌水惡意程式保護,您需要啟用 Java Script 才能觀看


交通資訊:本校地址 台北市北投區立農街二段155


一、搭乘公車石牌站 紅12、紅19216223601645 (步行至本校約12 ) 陽明大學站 216()223288550 (步行至校門約5 分鐘)
二、自行開車由台北車站「承德路」往「北投方向」前進,至與「石牌路」左轉直行至「東華街」左轉直行約500 公尺 後右轉即為「立農街二段」陽明大學門口。三、由捷運淡水線「石牌站」步行至「陽明大學」石牌站出口,沿著捷運線下方之公園往「唭哩站」方向步行,約58 分鐘後見右手邊有「立農街二段」及「陽明大學告示牌」,右轉進入即可見校門。注意事項:會場敬備茶水,請自備「環保杯」,會場內不得飲食。


 


主辦單位: 台灣聯合大學系統科技與社會領域推動計畫


                     教育部STS跨領域教學計畫【護理、醫療科技與社會】計畫      


                     中研院史語所「生命醫療史研究室」、「醫療的物質文化」先期計畫                   


                     教育部100年度獎勵大學教學卓越計畫 
                    
高雄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http://www.yaw.com.tw/tw-sts/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73:20114-steve-sturdy&catid=1:latest-news&Itemid=61


 


http://www.ihp.sinica.edu.tw/~medicine/active_2.htm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明清研究通訊」第17期貼心地將 梁其姿 老師的演講內容很完整的貼上來了。這場演講不才也有去,還看到豐恩學弟。會上「院士」雲集,大家提問也很踴躍。我很認真地做筆記,原本這幾天想整理一下,貼給大家,沒想到已經有人整理好了。稍微瀏覽一下,發現整理的非常好,給個讚,不知是誰的手筆?因為當天 梁 老師並沒有發文稿,只有大綱。現在有人整理好了,就感覺更齊全了啊。


 


2011 年「王世杰院長講座」梁其姿院士主講「疾病為甚麼有歷史?」活動側記


  


講演開始前,主持人王汎森副院長首先介紹王世杰院長的背景。王世杰院長是湖北崇陽人,先後留學英、法,獲法國巴黎大學法學博士,1928 年擔任中央研究院籌備委員,1948 年當選第一屆院士,1962 年接任中研院第四任院長。在任期間,全力推動中美學術合作,成立美國研究中心(現歐美研究所);舉辦暑期科學研討會,延攬海外優秀學者回臺短期講學,提升數理科教師素質;籌建經濟所,為國家經濟發展培養人才;並在院內實行所長任期制。本講座是為紀念王故院長世杰先生 121 歲冥誕特別設立;今年邀請現任香港大學講座教授暨香港人文社會研究所所長的梁其姿院士蒞院講演,梁院士關注與窮人及疾病相關的歷史,研究成果相當具有獨特性與創意。


梁其姿院士認為,疾病不是單純客觀的醫學現象。疾病有各種不同的文化與宗教意涵:不同語言,也建構出不同的身體與疾病概念。因此,研究歷史裡的疾病是瞭解歷史,尤其是社會史與文化史的有效途徑。現今人們對疾病的觀念深受十九世紀西方解剖學、生理醫學概念影響,認定疾病必然是生理病癥的反應,每個疾病均有其獨一無二的臨床特性,不同的細菌、病毒、生理變化皆產生不同的疾病,而每一疾病皆有獨特癥狀、過程與痊癒的定義。就西方醫學的觀點而言,每個疾病都應能在實驗室或解剖桌上被「證明」為某種疾病,若身體狀況沒有上述情況便不能算是疾病,不少學者也以今日生醫學的解釋套用在古人對病癥描述之上。但在這種觀點下的疾病歷史,似乎只是細菌、病毒在生理上變化的歷史,卻忽略了疾病也與社會、文化、歷史密切相關。就歷史學者的角度,生理醫學對疾病的解釋限制了人們對身體、疾病本身的瞭解,疾病不是一個絕對客觀的存在,對疾病的定義往往兼具理性與道德內容,需要回到其特定時空脈絡進一步理解。

  美國著名作家與評論家 Susan Sontag (1933-2004) 於專著 “Illness as Metaphor”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1978) 中鼓吹社會要把疾病視為單純的疾病,不應賦予任何道德意義。許多當代疾病的生理屬性並不明顯,如酗酒、憂鬱症、頭疼、肥胖症、厭食症、更年期、過動症等等,而且許多「新病」主要與社會文化壓力有關,其中也包括了性別關係的影響。梁院士說道,許多疾病成為「疾病」是經過一個獨特的語言建構過程,每個發生在獨特時空過程都具有獨特的社會、文化特色。疾病的文化特色經常呈現於疾病的名字,意即語言作為「界定」、「定義」疾病的工具。疾病在被認定、命名以後才成為社會現象。一個有了病因解釋、診斷方式、所屬類別,被定名的疾病,社會才能循例控制、監管病患,健保制度也按例給付。一些疾病只在某些文化裡被命名、被治療,難以用別的語言充分翻譯,如漢語古典醫籍裡的「痧」、「小兒驚風」,近代的「神經衰弱」,以及英文 hysteria(譯做「歇斯底里」)等病症,都難以用今天的生物醫學語言翻譯,但在特定時空,這些「疾病」被認為是客觀存在的。


歷史中有關疾病的討論通常發生在人的情境裡,與今日以實驗室語言來討論疾病有所不同,透過病人本身、醫生、家屬、看護者、鄰里的表述詮釋的「疾病」彼此皆有差異,但每一個角色都多少參與了疾病的「定義」,而家人的照顧方式、醫生的醫療行為、社會的衛生政策、病患本身的反應等均影響了人的「疾病」認知。然而,大部分過去的疾病史都忽略了疾病被「定義」的歷史過程,與疾病的定義如何影響個人行為與公共政策。美國哈佛大學科學 史 教授 Charles Rosenberg (1936- ) 即認為,疾病不是「建構」(construct) 出來的,而是被「界定」、「劃定」(frame) 出來的,因為不能否認疾病有其客觀的生物性,不是純粹主觀的、憑空的文化建構。梁院士強調,疾病的定義過程牽涉文化層面,但也離不開客觀生理層面。

  疾病可從「概念與語言」及「醫病關係」兩種層面進行理解。傳統中國以陰陽五行的語言定義所謂的「疾病」,如陰陽不協調,或風濕寒暑燥火等六淫(外邪)。而西方則用體內體液平衡的概念理解「疾病」,如古希臘的四種體液論。或是以汙穢、瘴氣來形容、推導「疾病」的形成,傳統中國認為山嵐瘴氣有害人體,西方也有瘴氣論 (miasma)。此外,不同的身體也產生不同的疾病認知。西方人在細菌論之前以體液平衡的觀念想像身體的疾病,中國人則想像氣血在體內的經絡運行無礙才會「無疾」。中醫則認為身體內在有氣血流動,視為一動態系統。十五世紀的波斯醫學也有對體液流動於身體的想像。十七世紀以來,歐洲醫生以解剖學瞭解靜態的身體器官結構,十九世紀末在實驗室發展出來的細菌論則為疾病觀帶來革命性變化。其後,細菌論被人廣泛接受,成為思考疾病的主要語言工具。

  在古代,疾病的定義與治療可從醫病之間互動的協商 (negotiation) 過程而構成,即為 negotiating disease 的概念。傳統中國儒醫與病人及其家屬互相討論病況的景象可見於元代《飲膳正要》醫生問診圖,明代名醫孫一奎也於醫案記錄病婦張氏的丈夫與醫生相互討論病情並給予評斷的過程。梁院士認為,醫病關係與疾病史息息相關,近代以前的病患也是主體角色,醫生對病人的不適作出診斷,並為其病命名;不同歷史與文化背景的醫生所擁有的判斷工具不同,而這些框架 (frameworks) 的變化就是社會史的主題。醫生與病人要有相同的身體與疾病概念、同樣的語言,醫療才可以進行。兩者協商的結果不但落實在醫療方式之上,也在政策制度之上。然而,近代西方權威性的生物醫學觀點使得病患只能被動接受專家的意見。另一方面,疾病觀不但受限於特定文化歷史背景,也反過來制定醫療的語境 (context-determining),病因說、病的分類、診斷程序、治療原則等,構成了一套規範性的醫療語境,而其中人文的語境是有歷史變化的。


梁其姿院士以麻風病 (leprosy) 進一步舉例說明。中國歷代曾以「癘病」解釋麻風,如本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林富士 教授即曾分析秦律記載「癘者有罪,定殺」之說法:根據律文意義,「癘」在當時解釋為麻風病,「癘」不但被認為是「病」,還是一種由鬼神作祟所引起的疾病,而「癘」被視為是鬼神對人的「降罰」,是為「惡疾」,因此需採用「定殺」這種將人活活投入止水中淹殺的罕見刑罰方式處理,才能根絕鬼神對人的擾亂。隋代巢氏《諸病源候論》則主張外界的風若與體內的蟲互動,將有害於人身,諸癩症實均因「用力過度,飲食相違,行房太過」以致「毛孔既開,冷熱風入五臟」。再者,麻風病也曾以「癩疾」一詞定名解釋,十三世紀南宋醫書提出「癩疾」會傳染之論,甚至在周密 (1232-1298) 筆記小說《癸辛雜識》後集亦提到「過癩」,即女子透過性交將「癩疾」傳染給男子而使己身得以痊癒的做法。[1]明初醫學亦承襲「癩疾」會傳染的觀念,更與道教之宗教觀念結合,認為「大麻風」乃是家庭報應,或「在外不謹」而染病的報應,須由道士作法將病源切斷。到了近代,麻風病與當時的熱帶醫學、種族觀念結合,被認為是落後民族的疾病,具高傳染性。由於被認為有強烈傳染性,清代至民國時期有許多麻風病人被隔離於孤島,如成立於 1919 年的廣東台山大衾島麻風院。

  麻風病的歷史透露了疾病觀念和社會的變化,與各時代醫學知識、宗教、法律、政治息息相關,亦與現代疾病的想像與處理有深刻的連續性,如愛滋病。疾病是個人與群體無可避免的經驗與必須處理的處境,也就是社會歷史重要的一部分,透過疾病史,我們更能深刻地瞭解社會及其歷史。

  討論時,許多與會學者熱烈發言提問。廖運範院士詢問,現代醫學除了麻風之外,尚有無其他疾病可溯源?如肝病。梁院士回覆,古代醫學對疾病的分類與現代極為不同,因此溯源不易,但若從近現代生物醫學言論對肝病的討論演變進行深入研究,應該相當有趣,而她自己對於「病名」很感興趣,近期研究的對象則是「腳氣」。賴明詔院士則從微生物學的角度提問中醫是何時接受了西醫細菌學及相關醫學概念?梁院士答道,約莫進入二十世紀以後,中醫不得不慢慢地接受西醫的知識與理論,但仍為選擇性地接受西醫對某些病症的說法,並非全面接受。她以自己最近身體不適就醫的親身經驗為例,相詢的西醫說她的症狀屬於中風,需服十二天藥錠以治療控制;熟識的中醫則認為是風寒侵入經絡,對於她擅服西藥的行為頗感不滿,但見到西藥甚有療效,也就不再加以制止。梁院士表示,今日即使已採用西醫儀器檢查人體,但一般中醫仍用經絡氣血的概念理解人體,而香港社會普遍上均接受中、西醫治療,並無太過截然二分的情況,自己則沒有深入研究中醫如何接受西醫說法的過程。此外,直至十八、十九世紀的醫學革命和知識發展史影響,對於疾病的理解受到解剖學、細菌論及語言定名影響,醫學具科學特質的權威性方才逐漸建立,但現代各種疾病仍是透過生理醫學解釋和社會文化所共同決定,因此梁院士也呼籲臺灣多推廣醫學教育活動,以利提升醫學與人文教育的素養。


講者簡介:
  梁其姿院士,現任香港大學講座教授暨香港人文社會研究所所長。1980 年自法國巴黎高等社會科學研究院獲得歷 史學 博士後,梁院士開始大量蒐集明清時期方志資料,深入研究中國歷史如何看待疾病與死亡。1987 年發表明清時期對天花的預防措施與長江下游地區民間醫療組織等二篇論文,成為中國社會醫療史的先行者,受到學界重視。她已經出版許多論文與專書,包括三本英文專著:《中國帝制時期之女性醫療》(2006)ヽ《麻風病在中國的歷史》(2009),並與美 國費俠莉 教授 (Charlotte Furth) 主編匯聚台灣中生代史學者、社會學者之研究成果的論文集《東亞華人的健康與衛生:20 世紀的政策與社會反應》(2010)。梁院士歷任本院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今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副所長、所長,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副執行長 (2004–2008)ヽ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講座教授 (2008–2010)、香港大學人文學院名譽教授 (2009–2010),以及香港理工大學名譽教授 (2010- )。梁其姿院士並曾數度榮獲國科會優等研究獎 (199019921993)、國科會傑出研究獎 (199520002004)、教育部第 53 屆人文學科學術獎 (2009),以及擔任法國發展研究院 (Institut de Recherche pour le Développement, 2000-2001)、法國遠東學院 (Ecole Française d’Extrême Orient, 2006- ) 等兩所機構的諮詢委員,她同時是歐盟所轄歐洲研究委員會人文與社會科學組委員 (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 2006- )

[1]
宋代周密 (1232-1298)《癸辛雜識》〈過癩〉記載福建地區有所謂過癩者。據稱「癩疾」大多是女子感染,「凡覺面如桃花,即此症之發見也」。有些外來男子不知實情,常會與過癩女子發生關係,而癩病就可轉給男子,當地人皆熟知此習俗,並常用此法誘騙外來者。梁其姿:〈麻風病概念演變的歷史〉,《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70.2 (1999),頁 399-438


 


 


http://mingching.sinica.edu.tw/newsletter/017/20110312.html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版主:日治時期臺灣中醫史的研究,確實在醫療史研究中屬於相對薄弱的區塊。網上瀏覽到這本論文之寫作,應該有助於我們瞭解當時中醫發展的情形。目前網路上看到的訊息指出:該文「同意授權/列印瀏覽電子全文服務,於 11/29/2011 起公開」,所以應該還不能下載,是不是應該跟作者討一本來閱讀啊。之前有中醫的朋友也對日治時期臺灣中醫發展史很有興趣,希望他有看到這則訊息!另外,我師大的學長魏嘉弘也在吳文星老師的指導下進行日治時期中醫的相關博論研究,臺灣中醫史的研究可算是朝氣蓬勃起來了。另外,葉永文教授也曾有一篇論文:〈台灣日治時期的中醫發展與困境,《臺灣中醫醫學雜誌Vol.5 No.22007/03),頁69-81。文中闡述「日治臺灣醫政上的論述、謀略、和權力等三面向,來分別就當時具支配性的醫療觀念、一些政策佈局、以及中西醫療間的競逐關係進行檢視與分析。其結果發現,此時期的醫療觀念係以科學醫學為主體,以致相關的政策法規便存有對中醫發展相當不利的佈局,從而在中西醫療的競逐關係上便呈現出對中醫發展的諸多壓迫景象。」(取自該文中文摘要)至於整個日治時期臺灣醫療衛生歷史的情況,不消說,劉士永、范燕秋、陳君愷等學者都有專文專書,大家都已經相當熟悉了,就不消版主在此多言啦。



 


 


日治時期臺灣中醫研究


On the Evolu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n Taiwan under Japanese Rule


作者:周珮琪


名稱:中國醫藥大學中醫學系博士班學位論文2010


指導教授:林昭庚


 


中文摘要:


臺灣四面環海位處於亞洲重要航海路徑上,因而蘊育出獨特而豐富的歷史人文文化背景。在如此多變的地理、歷史、社會變遷的作用下是否使臺灣傳統中醫學的發展過程受到相當程度的影響?臺灣人民在20世紀以前深深仰賴並藉以維護生命健康的傳統中醫學在西方醫學進入臺灣之後,在臨床上逐漸退居二線的角色,這又是如何漸漸的蔚為風潮?雖然這情境是研究中醫學,深知中醫學內涵廣博深奧對人體健康深有助益的中醫人所不樂意見到的,但是唯有真實地去面對這曾發生的過程,梳理出所有相關因子,並將這一切作為日後借鏡方能不再重蹈覆轍。因此本論文希望藉著探尋前人所走過的足跡,從記載於官方歷史文獻的內容、民間生活的片段以及關於中醫學臨床、教育等紀錄來挖掘出臺灣中醫曾經面對的發展過程進而釐清當時的歷史事件對目前中醫發展的影響,冀望對於台灣中醫未來的發展能有些微裨益。研究方法本研究除了搜尋整理現有的中醫學書籍文獻之外,亦將未歸類在醫書類籍之外的資料作全面搜尋與探索。透過收集明清時期臺灣地方志、日據時期及光復後有關教育、醫療、宗教、日常生活與中醫有關研究的相關官方公報、檔案、文獻、報紙、期刊、論文等資料,加以彙整,用以建構全文論述。針對近年新史料的整理與研究,大量使用原始史料(含已翻印的史料),及官方文書報告,以資料來源及性質分篇章整理,架構呈現此研究成果,也利用當時人的日記以做為本論文的輔佐資料,綜括研究探討臺灣中醫教育制度、醫事制度建立的過程,作為臺灣中醫(漢醫)學及建立管理與中醫教育制度永續發展之參考。研究結果 研究結果顯示,曾經在臺灣生活的人群有原住民、中國大陸的移民、西方傳教士、商人以及日本人等,這來自世界各地的人群各帶著其原有的文化背景加入臺灣這塊土地。因此隨著其加入臺灣社會的時間長短以及在這社會中所扮演的不同角色,分別對臺灣中醫學的發展起了不同程度的影響,其中包含了有形的法律限制以及無形中所形成的社會氛圍,這一切都左右了臺灣人民對待及使用中醫學的態度,當然也影響了臺灣中醫學的研究與發展。臺灣中醫也在1902年正式由民間一般行業轉變為專門職業,人民若欲執行中醫醫療業務者必須通過國家專業考試取得證照後方可為之,執行各項醫療業務時也必須依循各項醫療法規之規範。臺灣中醫的臨床自此開始走上專業道路,也因此臺灣中醫師有了法律的保障,在社會文化的地位上也有所提升。從臺灣民間生活記錄中可以發現中醫使用歷史久遠而應用廣泛,然而其教育與傳承方式多半依靠師徒相傳或是父業子傳的方式流傳,除了以中醫學傳世典籍作為教育基礎外,多半的中醫醫療者是以臨床使用技巧為出發點。因此,在這時期所創作的中醫醫書多是以紀錄臨症治療方法為主,對於醫理之論述與研究則幾無所見。長期以來經過這樣的教育方式,雖然不乏有少數鳳毛麟角之醫術高明的中醫師,但是的確也出現為數不少不知醫理但僅知醫術使用的行醫者,更深的傷害是許多珍貴的經驗並未保留下來。又因著缺乏中醫學理論作為基礎,故此時期學習中醫者能在前人的基礎作更進一步發揮的不多。這樣的結果呈現更令人深刻體會所謂教育乃百年大計,不可不慎!長期以來臺灣民間生活早已將中醫學的內涵深深融入日常生活中,回顧臺灣歷史中官方、民間,專業、非專業的各項紀錄後,發現這些都是對中醫發展有影響的面向,由此即可知今日中醫的樣貌是如何成形。同樣地,今日中醫的教育、研究及臨床方式都將會默默卻深長久遠地影響著臺灣中醫未來的去向!


 


英文摘要:


On the Evolu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n Taiwan under Japanese Rule Pei-Chi Chou Advisor: Jaung-Geng Lin School of Chinese Medicine, China Medical University Abstract Taiwan has been known for her unique yet abundant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backgrounds as being located on the important navigating route of Asia. Was the development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CM) in Taiwan before 1945 somehow influenced by the great diversity of geographical, historical and social perspectives? TCM, which had been the mainstream of the provider of health care system in Taiwan before the 20th century, was gradually replaced by the new coming Western medicine system. How did this evolve? As researchers and clinical practitioners of TCM who hold definite belief in its values, it is still necessary and important for us to face the facts and processes during that period thus hindcasting could be obtained by organizing all the associated factors. As a result, the objectives of this dissertation are to understand the development of TCM and the influences from major historical events by searching all official documents, fragments of civil lives and any records regarding TCM education and clinical practicing. Hopefully, this dissertation will benefit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 TCM in Taiwan. According to the researches, there were many populations living in Taiwan including aborigine, immigrants from mainland china, western missionaries and merchants and Japanese. With various time length and social roles, their original cultures and life styles deeply affected the development of TCM in Taiwan with different grades. For example, the solid law restrictions and the intangible social atmosphere. Folk attitude to utilize and judge TCM was also directed under the above condition. Consequently, it had impacted the development and research of TCM in Taiwan. Clinical practitioners of TCM in Taiwan had changed their roles from folk technicians to professionals since 1902. TCM practicing had been under the supervision of national examination and license system and regulated by medical laws as well. This professionalized the clinical TCM practicing and the socioeconomic status of TCM clinicians was lifted. TCM practicing began to have lawful protection. From the civil documentations, we learned that the employment of TCM has been wide and can be traced far back in Taiwan. Yet the knowledge passed on merely through master to apprentice or father to son mode. In addition to TCM classics, most of the TCM practitioners focused on the clinical skills rather than basic theories and researches. Hence, the writings during this period were mainly description of clinical experience of various symptoms or diseases. Although few TCM clinicians with great skills as well as knowledge of profound medical theories emerged from that situation but there were more ones with only ordinary level of clinical skills without basic understanding of TCM theories. What was further harmful was that so much valuable clinical experience got lost. Furthermore, writings regarding the elaboration of basic TCM theories were even fewer due to the lack of basic TCM theory understanding. We profoundly realize the importance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long-term education system of TCM from historical retrospects. The essence of TCM has been integrated into the daily lives in Taiwan. We found how various aspects described in this dissertation had influenced the development of TCM by reviewing considerable quantities of official/civil, professional/non-professional documentations during that period and we have a clear picture of how modern TCM has been shaped. Similarly, the way we practice TCM; the manner we conduct TCM researches and the mode we educate medical students nowadays would have a quiet yet long-term effect on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 TCM in Taiwan.


 


關鍵字:臺灣中醫漢醫中醫發展中醫歷史中醫師證照考試Taiwan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CM)development of TCMhistorylicense system of TCM


 


 


http://www.airitilibrary.com/searchdetail.aspx?DocIDs=U0013-2311201010332900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Mark Harrison教授在328要在史語所進行一次演講,這是最近的一篇報導,貼給學友們做參考。


 


從流行疫情看危機與轉機--牛津大學馬克哈裡森訪台座談


江浪/報導
 
 全球大流行的疫病為何隨時可能發生?除了採取事後治療、隔離等防範措施之外,是否還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來面對疫情?全球流行疫病背後的原因又是什麼?常為聯合國及各國微調醫學發展的方向的全球防疫專家牛津大學馬克哈里森 (Mark Harrison) 教授,此次受到中台文化顧問公司特別邀請來台,於328赴中研院指導後,329下午1:30在集思台大會議中心舉辦演講座談,主題是:“文明的崩解或重生:從流行疫情看危機與轉機”。

 2011221台灣媒體曾報導:“流感疫情最近肆虐,各大醫院急診病患劇增,一位醫師憂心說,「今年流感全台慘兮兮,是行醫卅多年來疫情最嚴峻的一年,幾乎每十個家庭,就有四個家庭感染。以感染流感死亡人數來看,從去年迄今已八十多人死亡,比SARS流行期間五十多人死亡更嚴重,衛生署應正視問題嚴重性!」”此次 馬克 教授將為大家帶來全面的觀點,共同探討人類疫病流傳的深層原因。

 配合此次演講並將發表新書“人類文明的崩解與重生 全球防疫專家牛津大學 馬克 教授訪談錄”,在本書訪談中,哈裡森教授再度大幅拓展他關懷的領域,直接面對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也最急迫的課題:在環境持續惡化的情況下,我們社會要如何永續發展? 對環境與健康的關係進行深層探討。 在哈裡森教授的訪談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如何透過醫學史研究所得到的洞見,思考與反省當代的環境與社會問題。他告訴我們,唯有建設可持續發展的科技生態人文社區,讓人與人、人與大自然都和諧發展,才是我們的重生之道。
 
 而什麽是“可持續發展的科技生態人文社區”?中台文化顧問公司秉持多年專業探討國際永續發展經驗,專程赴英國拍攝,製作了三片DVD影音“英倫生態巡禮”、“自然與人文”、“環保與科技”,借鑒英國生態文明發展的經驗,讓我們在因氣候暖化而急劇變遷的大環境下,找到未來的發展方向。

馬克教授觀點摘錄:

“人類的滅亡”:城市、農業和下一個流行病
 英國知名醫學雜誌《Lancet(柳葉刀)的編輯早在1998年時就寫道:“城市有可能成為人類的葬身之地”。此言也許有些爭議,但也不無道理。人類歷史上大型流行病變異都和人類的遷徙有關,從史前畜牧時期到農業耕種時期,再到後來以古代帝國為基礎發展起來的城市,每一次轉變,都使得傳染性疾病大量增加,不斷突變。當人們聚集在一起,與家禽親密接觸時,疾病便會從一個物種“傳給”另一個物種,流感、瘟疫和很多其他潛在的流行病就是這樣產生的。隨著城市發展成為貿易中心,這些城市也成為疾病滋生的地方,因為商務往來會讓很多外來疾病在城市間快速流傳。

全球城市興起  疾病容易爆發
 近幾年,我們見證了一種新城市模式,即是“全球城市”的興起,城市總會向外發展,對那些從事遠距貿易的城市尤其如此。但現在的全球城市有不同的秩序,它們往往是巨型城市,不僅規模龐大(發展速度驚人),而且與其他類似城市有著密切的往來。全球城市不再像過去那樣只是世界性城市,它們的特點是:商務人士和經濟移民在這些城市之間快速穿梭;全球政府和商業機構雲集;容易受到全球經濟風雲變化的影響;容易爆發疾病。

 中國在2002年底爆發了非典型肺炎,隨後該疫病通過北京和多倫多這樣的全球城市網路傳播開來,在當地和國際社會引發一片恐慌,全球經濟的穩定性也隨之飽受質疑。非典型肺炎揭開了新經濟系統的面紗,使很多國家的政府如夢初醒,他們因此都睜大雙眼,擔心起以後會爆發更致命的全球性傳染病。從那時起,大多數國家對疫病的監督和控制力度大為增強,世界衛生組織也因此起到了大作用,那些面對疫病措施不力、報告不及時的國家則羞愧難當。

 但是,非典型肺炎爆發後所採用的疾病控制模式是有自身局限的。當時的方法是對被感染的個人進行監視和控制,大量儲存疫苗和抗病毒藥物,以達到預防疫病的目的。這種方法其實是一種應急計畫形式,本身倒也沒什麼錯,只是人們忽視了導致流行病的根源所在。很多流行病從某種形式上來說都是人和自然的關係出問題而導致的,我們都知道,很多所謂的疫病“爆發”和“復發”,其實都起因於生態系統的不平衡,這都是由於人類對動物的家園-森林變本加厲地侵佔(漢塔病毒因此產生),對野生動物的食用(導致非典型肺炎、埃博拉病毒和愛滋病),和城市快速而漫無頭緒的發展(登革熱、瘧疾和黃熱病應運而生)。但最近爆發的瘋牛病和流感所反映出的一個極為嚴重的問題,就是對農業的監管不力。

需要深層關注疾病成因
 疾病史也表明流行病都是特定社會、經濟和環境狀況的產物,沒有任何疾病是偶然發生的。在過去,我們透過嚴加控制、監督和改善衛生狀況曾有效地遏制了像瘟疫、霍亂和黃熱病這樣的疫病,現在面對像流感這樣極易傳播的疾病,控制的難度更大。但是如果我們更深層次地思考導致該病的成因,那麼傳播的風險就能大大降低。
監督和應急規劃都是很重要的,但僅靠這些措施還不夠,我們需要更密切關注農業衛生問題、人口和動物的過度擁擠問題和城市化快速發展這樣重要的問題。我們需要提出新的經濟和社會倡議,鼓勵人們回到農村,防止農村地區陷入貧困,與大地和動物和諧相處,因為這些都是我們的生命之本。

*聯繫窗口:(02)2711-7038 小姐 / 0912290907 小姐
或報名回傳 Email : Chungtai100@hotmail.com
    Zhong Tai Culture & Consultant----------
 西安辦公室:+86 29 8835-4247 +86 29 8836-1980
 臺北辦公室:+886 2 2711-7038
中台官方網站:www.ztconsult.org.cn

附錄:
馬克 哈里森 教授     
全球疫病史專家,曾擔任許多國家訪問學者、國際醫學史考試委員,參與聯合國會議、接受BBC等媒體專訪
牛津大學醫學 史系所 教授 威爾康醫學史中心主任 格林太普敦學院教授
並參與牛津大學行政委員、主考官、學刊編輯,及專業研究學會委員
 
學歷資格
1987 布萊德福大學 社會科學院歷史系 頂尖榮譽 學士畢業 
1991 牛津大學 歷史系碩士
2001 牛津大學 歷 史系 博士
 
任職
1990-1991 牛津格林學院 副研究員
1992-1994 倫敦薄白克大學 兼職教員
1991-1994 倫敦大學大學學院 威爾康醫學史中心 研究員
1994-2000 雪菲爾哈林大學 威爾康獎得主 資深教員
2000-2001 牛津大學威爾康醫學史中心 
2001-2006 牛津大學醫學史講師、格 林學院 教授、牛津威爾康醫學史中心主任
2006-   牛津大學歷 史系 教授、牛津威爾康醫學史中心主任
 
得獎
1987    ESRC 博士獎
1989    貝特旅遊獎學金
1990    威爾 康 博士最後一年獎學金
      英國科學史學會 辛格獎
      牛津大學 柯宗印度史紀念獎
2005    軍隊歷史研究學會 聖殿騎士著作獎 (得獎著作 醫學與勝利 ) 
2011    第一次世界大戰相關醫學之著作 得獎 (尚未公開公佈)


 


 


 2011-03-22 15:18:14


http://www.cdnews.biz/cdnews_site/docDetail.jsp?coluid=433&docid=101477373


 


順便再貼一次臺灣的演講訊息:


主講人:Professor Mark Harrison (Director, Wellcome Unit for the History of Medicine and Professor of the History of Medicine)
講 題:
Trading Germs: The Third Plague Pandemic and the New Liberal Consensus in International Public Health
時 間:2011328(週一)下午
2:00~4:00
地 點:本所研究大樓701會議室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介紹一篇文章。


 


  成,〈中日對抗與公共衛生事業領導權的較量——對「南滿洲」鐵路、港口中心城市的觀察19011911〉,《近代史研究》第1 (2011),頁31-46


 


內容提要:1905年日俄戰爭之後,日本在「南滿控制區域內的鐵路、港口中心城市大力推進公共衛生事業,與此同時,中國官府也積極創辦當地公共衛生事業,雙方就公共衛生事業領導權展開激烈的競爭和較量,並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某些特定區域的衛生環境。然而,由於這是一種擴張/反抗的展開模式,在疾病治療和預防疾病之外被賦予和承擔了更多的政治考量,致使城市貧民區與鄉村的醫療衛生條件並未得到重點關注和大量投入,很長一段時同內垓地區仍然疾病叢生,惡性傳染病蔓延。在這個意義上,日本推進的公共衛生事務自然有其殖民主義擴張、帝國主義統治處心積慮、老謀深算的一面,中國官府和社會的「自強衛生救國醫學則或可被視為一種不得已的推進方式。


 


 


關鍵詞:中日對抗、公共衛生、南滿洲鐵路和港口中心城市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臺灣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100年年會入選文章


 


原公告:


各位先進大家好^^


 


      首先感謝各位對於STS學會的支持及耐心的等待^^


100年年會入選文章名單出爐囉(詳細名單如下表)


恭喜各位入選的老師、先進^^,並請各位於430()前,


將您的全文寄至(wuyh0705@gmail.com這個 E-mail 地址已經被防止灌水惡意程式保護,您需要啟用 Java Script 才能觀看)信箱,若有收到


您的全文一定會回覆收取信件喔,請各位老師、先進配合^^


 


       然而此次沒能參與發表的老師、先進們也請別氣餒喔^^


實在是因為時間、場域的限制,不免有遺珠之憾,


請各位老師、先進多多體諒包含^^希望屆時各位還是能一同出席


STS學會的盛會【521 ()522 () IN 陽明大學】,


相信有您的參與,一定能為這場學術交流增添更豐富的色彩^^


謝謝您


 


       敬祝  順心平安、兔年行大運


 


 





































































































































姓名



題目



呂理德



高科技產業風險社會建立:
專家會議在友達華映污染霄裡溪事件所扮演角色初探



王服清



從歐盟觀點論預防原則意涵與應用



范玫芳



環境正義之在地論述



許全義



過度電子化?-以LED產業的規範是否適用預防原則的探討為例



楊倍昌



杜聰明對漢醫學的科學想像



安勤之



從布希亞的消費理論探索保健食品與自我認同的關係──以聯合知識庫當中對「保健食品」與「健康食品」的討論為例



林宛萱



探討台灣婦女使用嬰兒背巾的身體政治



盧孳豔



張國暉



台灣科技官僚的興起與消逝:從威權政治到公民政治



杜文苓



公民參與、專家代理?--檢視環評制度內的專家會議運作



謝宛真



風險社會的科技素養Hans Jonas的《責任原則》出發



曾上嘉



網民救災:部落客串連與災情彙整平台之探討



許惠美



校園自由軟體推廣從行動者網絡理論來看



洪均燊



從「醫事衛生顧問」看共和中國民眾眼中的肺結核



陳宗文



疫苗技術的在地想像



曾凡慈



倡導聯盟與當代台灣早期療育政策的形構與變遷



陳嘉新



Assembling Technologies of Government for a Late Developed Country:The Case of Harm Reduction Policy Making in Taiwan



郭文華



Ethics in Action: landscaping the political culture of health controversies in Taiwan



吳嘉苓



Standardization for a Late Comer:
The Making of World’s Most Lenient Guideline in Multiple Embryo Transfer



李明穎



網路公眾建構颱風的風險知識



鄭安佑



低碳經濟體作為臺灣發展路徑之探討:
從後進觀點檢視氣候變遷議題中的紀登斯悖論



陶宏姿



ADHD診斷的歷史



盧孳艷



潘美玲



理工大學校園看見性別的「不平等」



韓采燕



楊谷洋



張育銘



風險社會中的公民參與做為法律建構之必要性和可能性為何試從哈伯瑪斯的民主法治國之對話理論闡釋之



張傳佳



環境線記者眼中的專家與常民



洪文玲



科學、公眾、與政治-以環境監測科技及數據在產業廢水汙染事件中之角色為例



吳亞臻



王治平



林啟燦



葉至齡



對抗風險還是販賣風險-初探孕媽咪「抗電磁波防護衣」的製造及使用



方念萱



當我們(we/wii)同在一起?



黃令名



通往什麼樣的「現代」?



秦先玉



家庭廚房機械化的開端:間熱式電鍋炊煮技術史(1950-1991)



何怡真



徘徊在醫療化與美容化的齒顎矯正-STS的觀點為例



林郁婷



從保護隱私到看見隱私台灣汽車旅館的歷史與隱密技術發展



蔡沛廷



以牙還牙──論風險社會中的鑲牙生之消失與牙科技工專業化



鄭斐文



乳癌預防政策、風險與環境健康運動



陳政亮



論流行病學因果關係建立的模式



林崇熙



不負責任的知識對環境評估的知識論考察



林文源



如何帶回使用者?



邱花妹



無法忍受的污染還是可接受風險?——解讀高科技污染定義之社會爭議過程



 


http://www.tw-sts.org/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會議地點: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館第一會議室


會議時間:中華民國10049-10


主辦單位:國際科學史與科學哲學聯合會科學史組中華民國委員會


 


主題演講


劉廣定(國立臺灣大學化學系名譽教授)


題目:百年來的中華民國化學研究


論文發表者與題目





















































































發表者



題 目



朱瑪瓏



「同行相嫉」:梅威令醫生與其他洋醫關於中國人西醫教育的爭議



吳明德/陳怡靜



記錄資訊的輪子



吳燕秋



戰後台灣墮胎技術發展史(1945-1984)



巫潔濡



公醫制度日治臺灣醫學教育的濫觴



李其霖



略論清代船舶之頭巾及插花



李學勇



七十年(1940-2010)學習接受達爾文學說的回憶:物不競人競,天不擇人擇



沈建東



長江中下游新石器時代晚期玉器工藝製作前的構圖及其意義



周維強



師夷長技:清代子母砲之制度及其應用



林加豐



都江堰水利工程再探



林明聖



臺灣詩中的明清小冰期(1624-1895



林政佑



殖民地的指紋日治時期指紋技術的形成與應用



林聰益/呂金塗/林育昇



臥軸式風力翻車的構造分析



林聰益/曾聖超



運儀象臺之水運儀的復原製造



林聰益/楊政峰/李宜倫



龍骨水車的分類與其構造



城地茂/劉伯雯



西漢以前算書群與《周髀算經》的直角三角形:《周髀算經》的夏至之日晷與《數》第03040457



英家銘



從《算學正義》與《九章數解》看韓國史上的數學正典



張澔



江南製造局訂購之化學書籍(1868-1870):清末引進西方化學之探討



張耀祖



秦九韶大衍求一術的近代應用



陳正凡



由臺灣科學教育史的角度來認識趙金祁哲學的意義與影響



陳怡靜/吳明德



空氣動力車史



陳東和



從技術與審美趣味看論南宋官窯演進的內外因素



陳韻如



常山、青蒿與砒霜:從藥方比較觀察瘧對宋代醫學的影響



劉昭民



臺灣日據時代(1895-1945)植物學之研究



鄭永昌



略論清代的河工器械



賴伯琦



後達爾文時期物種概念發展史



魏嘉弘



帕西尼與霍亂弧菌



 


 大會秘書處:

總幹事:周維強(本會委員、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助理研究員)
秘書:劉惠青 (義守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職員:吳欣怡 (義守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大會聯絡電話:0928 766371 0928 650 810


研討會網址:http://www4.isu.edu.tw/sites/chsas_taipei/presentation2.html
聯絡人:義守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劉惠青 小姐電話:(07) 65777115204
傳真:6577056E-mailhcliou@isu.edu.tw


 


 該會網址:http://www4.isu.edu.tw/sites/chsas_taipei/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業師的著作出版了!


 


 


華佗隱藏的手術-外科的中國醫學史


    者:李建民


出版社:東大


出版日:2011/03/01


 


內容簡介:


 一般人對傳統中國醫學與西醫總有一些約定俗成的看法:例如中醫精於內科,西醫長於外科手術等。李建民教授這本著作以深入淺出、圖文並茂的方式讓我們重新檢討這種簡單的二分法。這本書如同李教授過去的著作一樣,結合著紥實的文獻功夫與豐富的歷史想像力,讓人在他優美的文字之間,嘗試捕捉傳統中國醫學思維與實踐的微妙,及其有趣的變化。雖然這不是一本小說,但它給讀者帶來的閱讀樂趣不下一本精采的小說。


                                                  梁其姿教授 (中央研究院院士)


   


     趙惟熙論西醫「其治病一切參以化學,故推求甚密,內科雖精,尚少有試驗者,至外科則神乎其技,幾于跗、佗之能矣。」(《西學書目答問》,1901)


    這是一本選題獨特、敘述生動的中國醫學史。


    中醫長於內科嗎?傳統的中國醫生不會動手術?這本書推翻了上述的成見。本書提出了原創性的論點。中醫外科的身體觀是「肌肉的」身體觀;「局部的熱」是中醫外科的生理及病理核心的概念。而中醫與西醫的分歧,最主要的區別是中醫外科­「內科化」的歷史過程。我們完成一次中醫外科史的旅程,最主要即圍繞這個清晰的地標而進行的。


    本書著重對圖像的分析,許多圖像第一次刊布;作者採用「文圖互證」的方法,圖像在此不是插圖的作用,希望能夠與書中的敘述融合為一體。


    這是一本中醫外科史的通史。外科在這本書是一個重要的參照,書中深入不同的領域,討論中國醫學的特質與演變。本書採用宏觀的視野,同時列舉具體的事例,是一本中國醫學史的最佳入門書。


 


序言:


     記得年輕的時候,讀了許多奧地利作家Stefan Zweig(1881-1942)的作品。 Zweig的作品有很大一部分屬於歷史。他寫的歷史既有想像力,文筆又流暢;我常想現在的歷史作品,能夠跟Zweig的創作一樣那就好了。他的作品之一《人類的群星閃耀時》,其中一章寫18156月拿破崙的滑鐵盧之役,因為種種的原因,包括格魯希(Emmanuel de Grouchy, 1766-1847)的判斷錯誤,整個戰役一時逆轉。 Zweig寫得又緊湊,又發人深省:「格魯希考慮的這一秒鐘卻決定了他自己的命運、拿破崙的命運和世界的命運。在瓦爾海姆的一家農舍裡逝去的這一秒鐘決定了整個十九世紀。而這一秒鐘全取決於這個迂腐庸人的一張嘴巴。」


  漫長的歷史,其變化往往取決於某些關鍵時刻甚至一瞬間。Zweig說:「歷史是真正的詩人和戲劇家,任何一個作家都別想超越它。」 


《華佗隱藏的手術》是一部醫學通史。醫學史的研究,如史學大家劉咸炘(1896-1932)所形容的「異學」,不在史學正統與主流;但這也與臺灣學風變遷有關的,劉咸炘在《學略》說:「蓋學問不得其本,風會盛衰,迭相勝負,變無可變,棄而之他,斯固事理之必然。」


  這本小書,雖然處理中醫外科從戰國一直到明清的漫長歷史,但也請各位讀者特別注意到,某些歷史時期的關鍵性。我基本上把中醫外科歷史分為兩大段,一是「手術的年代」,大概在唐代以前;另一是中醫外科的「內科化」時期,時間在宋代以降,自此中醫外科基本上沒有太大的變化。這兩段時期其實是重疊的,不過期間的分水嶺還是非常清楚。


  清末民初的醫家彭子益(1871-1949),教導他人如何學習中醫外科,他說:「外科以徐靈胎《外科正宗》為最好,按其所用之藥之性,以系統學中氣、榮衛、臟腑、陰陽之理求之,便學著矣。」這完全是中醫外科「內科化」以後的結果,如果回顧歷史,就會發覺中醫外科有各式各樣的發展。


  有人認為:「中醫也偏重『內治』。」(《醫學簡史》,王道還「譯按」)這個對中醫外科史的判斷是沒有史料上的根據、不做任何研究的臆論。


這本小書寫作的時間大約一年上下,一氣直說,未能細注出處史源。我在寫書的過程當中,也同時不斷地反省什麼是學院的生活。我所喜歡的一位奧地利作者Thomas Bernhard(1931-1989),在他創作的人物裡,這些主角常常罹患疾病,或背負著出生的包袱,或者正飽受著生存上的壓力,但他們極力擺脫這一切!這些人盡可能完全地獨立自主,去追求某一種完美的結果。而他們所追求的目標,往往內化成一種強迫,甚至成為致命的習慣。我常想,學院中的人物有時候也是如此罷。


  Thomas Bernhard說:「盡可能做到不依賴任何人和事,這是第一前提,只有這樣才能自作主張,我行我素。」他又說:「只有真正獨立的人,才能從根本上做到真正把書寫好。」作為學者,往往是大學制度的一員,或是公務人員,受制於制度及人際關係,如何做一個真正獨立的人?許多學者如果一天沒做個什麼「長」之類的,他就不舒服;這些人行政工作一個接一個,做學問似乎只是兼差。也有些學者,一天到晚只想得到什麼「獎」之類的,看到別人得到什麼獎就渾身不舒服。


  這本小書只為愛書、愛思考的人而寫,而習史者亦可於擿埴索塗之下,有所參照。在寫作風格上,我也盡量地自由發揮、不拘一格。有沒有可能變換一種寫作的表達,而爭取某一程度的「獨立」?


   寫作是個人隱私。每一部作品多多少少含有自傳性。一個作者一生當中寫過許許多多的作品,但所有的作品都是「同一部」。就像所有的創作者一樣,一個學者只有在寫作的時候才感覺到快樂。女性導演Liliana Cavani (1933- )說:「我拍的電影是我自己希望在銀幕上看到的電影,如此而已。」著述者為己之學。作品本身是自給自足的。


    我不想界定這本書是醫療史、身體史或其他;也許是屬於某一種「隱秘史」(Peter Burke,《什麼是文化史》)罷。


   寫作《華佗隱藏的手術》的一開始,曾經跟家父談過這件事情,我沒有把握他到底知不知道我要做的工作。因為那時候他老年失智的情況已經慢慢地惡化。


   最近我跟我三歲多的兒子看以前的照片,我告訴他有些照片中的人物是爺爺。他好奇地問,他怎麼從來沒看過爺爺?爺爺去哪裡?那些照片都是他剛出生不久照的,之後我的父親退化的情況極速惡化。接著他就癱臥在床,又不久他必須靠著插管維生。今年的父親節,我到加護病房看他,他的身上有呼吸管、食管、尿管,長滿了帶狀疱疹。看著父親在病床的樣子,我第一次體會「任人擺佈」這句話的意思。我俯身就父,告訴他他的孫子問候他好不好?我的這本小書的初稿,於父親節完成了。付剞劂之日,將本書獻給我深愛的父親, 李鎮富 先生。


 


  李建民序於


2009.8.8


二稿於香港中文大學「比梭溪書室」2010.5.9


 


目錄:


「養生方技叢書」總序
自 序
中國朝代年表
第一章 楔子
第二章 手術的年代
第三章 中醫外科的「內科化」
第四章 從外科看中醫
附錄:中醫外科醫生233人小傳
延伸讀物
謝 辭
索引(人名)
英文摘要


 


 


 


http://www.sanmin.com.tw/page-product.asp?pid=684304&pf_id=99E155q9K106i 52F 106p 65L 104g 127jHXqQLc188SxV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胡穎翀兄,1978年生,任職於中國中醫科學院,本身是骨傷科醫師,後來對研究醫史有興趣,就考進了該院,師承廖育群等教授。他的專長是中醫方劑學史與民族醫學史(主要是維吾爾與回教醫學)。那天因談編書之事,從北京打了個電話給我,長聊了近一個小時左右。胡兄人很好,也很客氣,對醫史研究很有熱誠與想法。他跟我談了許多中國醫史研究現階段的問題,他希望能夠多促進一些內、外史的交流,醫生與史家如何可能進行進一步的對話,是他最為關心的,而不僅是坐下來聊聊天,開開研討會,應該要做出比較實質的貢獻,理出一套方法。


他和我談了大陸在點校古醫籍方面的問題,其實仍存在許多錯誤,我回應他說,臺灣完全沒有這方面專業的出版社,要點校一本古醫書,除需要國學底子外,還要懂中醫,不然斷句一定亂七八糟。臺灣連出版學術著作都很難;其實又不是難,大部分的出版社只看銷售量,太學術的書不喜歡出,何況古籍呢?胡兄自謙說,民族醫學這塊領域很少人做,他這一代學者也只能做些基礎工作,留待後人吧,必需要懂回文與阿拉伯語,那是再好不過的,他也正在找機會學習,祝他成功。


他也談到臺灣的醫史研究概況,他認為給他們這一輩很多啟發,特別是他口中娓娓道來「新史學」這輩學者,研究方法新穎,視角也很多元。不過,他也聽老一輩治醫史者言,臺灣的醫史研究存在「沒有醫療的醫療史,沒有疾病的疾病史」這樣的問題,其實只能說是社會史,而非醫史。胡兄覺得話有些重,我想,意思大概是沒有「內史」吧?這樣評論客觀否,我不清楚,至少吾師就已談到不少醫經與原典的問題,不能說沒有「內史」。我想,這背後還是凸顯一個問題,醫史作品有沒有可能讓史家與醫生都覺得有意義,願意閱讀呢?這也是最困擾我的地方呢。


最後談到胡兄的另一志願,他希望能夠成立一個平台,讓兩岸甚至世界治醫史的學者都能來參觀,提供研究資訊和資料下載。他說這必需先申請經費,找專門的人來進行這些數位資訊、資料庫的建置工作。當然很可惜,我的部落格因為大陸網管之問題,無法被胡兄看到,倒是他架了一個「颖周堂」,我已放在連結中,當中有一些初步的訊息和醫書連結。我鼓勵他繼續加油,早日完成這一願望。也很高興認識這樣對醫史有熱忱的朋友。


 


                                                                                                     


2011/3/13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37,我抽了時間回到臺北。長庚傳醫所的 李岳峰 醫師送了一本碩論給我。我和他應該算是同學,因為我們一起修過 李 老師的醫經醫史的課程。我們隨意選了離台電大樓捷運站5號出口附近的飲料店坐下來,天南地北的聊起來。我很驚訝,也很感動,因為 李 醫師對醫學人文的熱情,讓我覺得醫學史不是只有史家在關注而已,他和我提到的「中醫始信社」和《杏仁》,是一群喜好醫學人 文的 醫 師和 老師所組成,我衷心期待它能繼續發展、延續下去醫者對醫史研究的熱情與生命。又特別的是,他做的是台灣中醫史,與當今醫界的的發展可說是息息相關;並且透過其言,讓我瞭解到,台灣民間有相當多的民俗研究學者或醫生對台灣中醫各方面的發展都很有興趣,他們手上有許多未公開的老資料,真可謂臥虎藏龍呢;史料、更多的史料以及口述歷史,將之系統整理,可能是治台灣中醫史所必須注意的首要步驟。其論文可以幫助解答我這個外行人的疑惑:為什麼我們在台灣看的中醫,是發展成現在這個模樣?我們都知道,經過民國時期的中西醫論爭後,現代中醫已經和「傳統」中醫大不相同了,從現代中醫的經驗出發,反溯去探索促使其改變的因素,並進一步去理解已逝去、或仍存在的傳統,如此既有歷史的意義,也可以說是有實用的目的(學歷史有什麼用?我希望這可以是解答之一)。最後,期待 李 醫師能繼續的追索下去,並保持與史家持續的對話,更進一步地去探索他跟我說的幾個線索。


 


 


論文名稱:      


台灣近五十年中西醫結合之發展:1958-2008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tegration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in Taiwan over the last fifty years : 1958-2008


 

中文摘要


    中西醫的交流由來已久,比較有史料可稽的,第一次是明末清初,第二次是鴉片戰爭之後。清朝末年,中西匯通派在醫界逐漸形成。民國肇始,中醫被排除於政府體制之外,在西化的潮流中,中醫並未受到重視,台灣的中西醫結合,直到私立中國醫藥學院成立以後,才有了實際的進展。


    本文探討中國醫藥學院成立 (1958) 之後,台灣近五十年來中西醫結合的發展。以學校-醫院-醫家為論述的軸心,旁及大陸、日本和台灣的中西醫交流史,來增加對於此軸心的理解。


    中國醫藥學院的創設,被視為中西醫結合發展的里程碑。在中西醫雙軌並行的教育模式中,學生們對於這兩種醫學有了實際的認知,但「結合」上仍有許多不足。初期的醫學系實際上是中西醫雙主修,此時期培養出中西醫結合的代表性醫家為惲子愉。他認為中西醫結合的中心在傷寒論,並透過不斷進步的西醫,來理解傷寒論。在臨床場域,能夠真正開始執行中西醫結合的,就要等到1980年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的成立。該院成立三十年來,從「中西合作醫院」到「中西合作醫療中心」,到「中西醫結合科」,中西醫結合的架構層級不斷下降。但台灣各公私立教學醫院設立中醫部門越來越普遍,中西醫的交流互動,主要是透過會診及研究工作來進行。


 


關鍵字:中西醫結合、台灣、中醫


 


 


Abstract


    There has been long time since the exchange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started . According to historical and protracted data, the exchange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began at late Ming and early Qing Dynasty. The second event of the exchange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was  the Opium War. In the late Qing Dynasty,  the converged traditional and Western medicine  formed gradually in medical association.  In the Beginnin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Chinese medicine was excluded from the government.  In the trend of Westernization, Chinese medicine are not taken seriously. Until private China Medical College established, the integration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in Taiwan started for the actual progress .


    Our thesis discusses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tegration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in Taiwan over the last fifty years after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China Medical College (1958). The axis of this article was School - Hospital -  physician, and we also discuss the history of the exchange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in mainland China , Japan and Taiwan , in order to increase the understanding for this axis.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China Medical College is considered a milestone in the development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In dual tracks of education mode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the students have practical knowledge for both medicine, but there is still much has not done in the aspedt of “integration ”.


     In the beginning, the school of medicine in China Medical College was actually a double major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In this period, there was a representative physician of the integration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Zi-Yu Yun. He believed that the center of the integration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was “On Cold Damage”. He tried to interpret “On Cold Damage”  through the continuously progressive western medicine .


In the clinical field, doctors could not really begin to the integrate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until 1980, China Medical College Hospital was founded.


     For the three decades from the hospital was established, from the "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Cooperation  Hospital " to "Center for integrative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 to the "department of the integration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 the level of the integration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continues to lower down. However, it is more and more common that the public and private teaching hospitals in Taiwan set up their departments of Chinese medicine.  In these hospitals, the interaction and mutual cooperation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happen mainly through the consultation and research projects.


 


Keywords:  The integration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Taiwan ,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ttp://thesis.lib.cgu.edu.tw/cgi-bin/cdrfb3/gsweb.cgi?o=dstdcdr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也可參考其部落格,有最新的研究與教學、演講訊息。


http://cgu-sts.blogspot.com/



 

長庚大學STS教案研發工作坊


 


 


日期:100318


地點:長庚大學第一醫學大樓二樓簡報室


附註:本活動全程參予者可獲得出席時數之證明。
 


教案工作坊 議程:


13:00-13:00   報到


13:10-13:20   長庚大學副校長 致詞


13:20-14:20   教案分享 主講者: 王秀雲老師 與談人: 許宏彬老師


                        題目:子宮切除史


14:20-15:20   教案分享 主講者: 盧孳豔老師 與談人: 王文基老師


                        題目:更年期與賀爾蒙補充療法


15:20-15:30   休息時間


15:30-16:30   教案分享 主講者: 林文源老師 與談人: 翁註重老師


                        題目:STS inside: 朝向實作觀點的課程與教案設計


16:30-16:45   綜合討論 主持人: 王文基老師


 


活動報名至3/15截止


線上報名


 


主辦單位:教育部顧問室科技與社會計劃辦公室


執行單位:長庚大學「健康、醫療技術與社會」跨領域教學計畫


協辦單位:長庚大學醫學院教師能力發展中心


 


 


http://cm.cgu.edu.tw/bin/home.php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這學期建民老師應是另有學術公務,故委由張恒鴻教授代開這門課程。承蒙張教授邀請至課堂上講述一次,非常感謝,與這麼多醫史、史界前輩與專業的中醫師共同討論,應該能激發更多火花吧。面對底下都是準博士醫師,希望到時不要出醜才好,也希望有更多臨床醫師喜歡醫學人文、歷史這塊領域。








 


課程資訊



 



 















































學年



99



學期



2



年級



1



班別





開課單位



臨醫所博士班



科目代號(學分)



CMD304 (2)



開課序號



89829



(中文)課程名稱



生命醫療史專題討論



(英文)課程名稱



Healing Arts in Ancient China



修課學生數



6



人數上限



60



人數下限



5



上課時間地點

















星期



開始



結束



教室 (說明)



 



星期五



08:10



12:00



系上



單週上課





備註



單週上課,桃園長庚



 








教學大綱



 



 





























教科書
Textbook



教科書:《旅行者的史學》(台北:允晨文化,2009)。



參考書
Reference book



參考書:《生命史學》(台北:三民書局,2005)。



整體教學目標
Course objectives



閱讀中醫原典,讓學生能夠進一步把握,並結合臨床經驗,對醫經醫史的研究,有整體系統性的理解。



教學方法
Teaching methods



閱讀中醫原典為主,並介紹最新的二手研究。



中文課程簡介
Course description



第一講生命醫療史導論。


第二講:由皮國立老師演講「民初疫病與社會應對 - 1918大流感在京、津與滬、紹之區域對比研究」與「當中醫遇上細菌專題」。


第三講:由雷祥麟老師演講「杜聰明的漢醫藥研究之謎:兼論創造價值的整合醫學研究」。


第四講:由張淑卿老師演講「臺灣結核病史:醫療技術與文化觀點」。


第五講:由楊仕哲老師演講「內經運氣學說與天文曆法的關聯。


第六講:由陳光偉老師以中醫各式圖像專題演講「圖解中醫」。


第七講:由陳光偉老師演講「中西醫分流」。


第八講:由黃寬重老師從宋代不同古籍版本演講「宋代古籍版本討論」。


第九講:期末綜合討論。



英文課程簡介
Course description



Medical history was one important offshoot of the New Historiography movement emerging in  Taiwan  during the 1990s. In contrast to the history of medicine commonly analyzed by medical doctors which focuses mostly on the clinical perspective, research on the histor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n  Taiwan  places greater emphasis on tracing its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origins and guiding spirit.



成績考核
Grading



出席:60%
學期報告:40%



師生互動時間
Office hour



未提供資料



 


http://www.is.cgu.edu.tw/portal/DesktopModules/Course/CourseInfo.aspx?SID=89829&CID=CMD304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哇,這禮拜的最後,消息真豐富,彙整一下,有兩場研討會和一本新書,貼給大家參考。


 


「生命醫療研究室」:3/28() Professor Mark Harrison 專題演講
















目:



Trading Germs:
The Third Plague Pandemic and the New Liberal Consensus in International Public Health



主講人:



Prof. Mark Harrison ( University of Oxford , Wellcome Unit for the History of Medicine )


 





100328(星期一) 1400





中研院史語所701會議室



 


 


醫療的物質文化先期計畫: 第二次討論會


中研院史語所生命醫療史研究室演講

醫療的物質文化先期計畫
100
年度第二次討論會

2011/3/16 (
星期三)下午兩點至四點
地點: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大樓701

第一場
主講人:李尚仁教授(史語所副研究員)
講題: 早期瘧疾研究的物質文化

第二場
主講人: 祝平一教授(史語所研究員)
講題: 檢驗與證據


http://www.ihp.sinica.edu.tw/~medicine/


 


以下貼文轉引自 蔣竹山 老師之部落格:


廣東的美國醫生: 現代化在中國,1835-1935


剛收到去年在香港浸會大學開近代港口與公共衛生歷史會議認識的Xu Guangqiu教授寄來的醫療史新作書訊!

American Doctors in Canton : Modernization in China , 1835-1935 
Guangqiu Xu


  Hardcover: 336 pages


  Publisher: Transaction Publishers (March 2011) 


詳見http://blog.sina.com.tw/ginseng/article.php?pbgid=66120&entryid=615645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