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活動介紹 Topic -《這是什麼病?──從東北鼠疫到香港SARS


19101911年,東北爆發嚴重鼠疫,奪走六萬人性命,清朝政府在奉天召開「國際鼠疫會議」,十一國出席,成為世界史上第一次國際肺鼠疫會議,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國際科學會議。2003年,廣東爆發強烈病變非典型肺炎,全球恐慌,香港成為防疫前線。時空橫跨一百年,這條路上有多少文明躍升的里程碑?


 


活動內容 Content


這是什麼病?──從東北鼠疫到香港SARS


放映紀錄片【 伍連德 博士傳:抗疫泰斗】導演:王麗鳳
1910
年,東北爆發嚴重鼠疫。三十一歲的伍連德率領防疫人員,加強鐵路檢疫、控制交通、隔離疫區、火化患者屍體、建立收容醫院,即時控制了鼠疫。1911年,伍連德在奉天(今瀋陽)召開萬國鼠疫研究會議。


 


2011528()
13:30-14:30
放映紀錄片【伍連德博士傳:抗疫泰斗】

14:30—16:30
沙龍


 


講者Speaker: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主持Moderator:龍應台 香港大學教授


地點Venue:月涵堂會議廳(台北市金華街110)


 


http://www.civictaipei.org/activity/meat/235.html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不清楚請到這裡看這邊:https://sites.google.com/site/phmstaih/hot-news-1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花之死--根除全球殺手的內幕




The Death of a
Disease:The Inside Story of Eradicating a Worldwide Killer




韓德森D. A. Henderson)著




編譯者:林基興




出版社:臺灣商務




 




內容簡介:




天花在人類的每個時代均扮演重要角色,沒有一種疾病這麼令人害怕,也沒有一種疾病有能力殺死成萬上億人,原本天花疫苗的研發,看似人類對於天花有所防衛抵抗,但在1947年,兩個天花病患在紐約被發現後,一切改觀。所有過去關於天花的夢魘重新回到大眾間,而科學家和病理學家們必須徹底除去這項人類的心頭大患,目標是:零。




 




目錄

作者中文版序

普雷斯頓(Richard Preston)的前言

作者序

譯者序

一、疾病、病毒、歷史

二、 全球決定根除天花

三、 創建全球計畫

四、 從何著手?巴西與印尼兩國的故事

五、 非洲可怕與複雜的挑戰

六、 印度與尼泊爾天花流行病的自然貯主

七、 阿富汗、巴基斯坦、孟加拉──「重型天花」的最後頑強據點

八、 衣索比亞和索馬利亞最後兩國

九、天花──根除之後

十、天花當生物戰劑

十一、根除天花的教訓與後果

致謝

文獻




 




關於作者:




韓德森 D. A. Henderson

  現為美國匹茲堡大學醫學與公共衛生教授,也是美國馬里蘭州巴爾的摩生物安全中心的傑出學者。之前他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與教授。他曾任美國布希總統的生命科學顧問。美國為了處理恐怖攻擊,在衛生福利部創立公共衛生緊急整備辦公室,他是首位主任。曾榮獲美國總統自由獎章、美國國家科學獎、日本獎等,並受泰國國王封爵。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LID=se008&kmcode=2014150315585&Actid=wise&partner=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作者另撰有《科技恩仇錄:科技史上的十大爭端》,也是較通俗的入門書。




 




醫學恩仇錄:醫學史上的十大爭端




作者:哈爾.赫爾曼




譯者:賈士蘅




出版社:博雅書屋

出版日:2011/04/22




內容簡介:




涉及人類健康之爭,在醫學界尤其可以十分邪惡。

沙賓曾刻薄的評論沙克,認為一般人也可以走進廚房去做他所做的事。

為避免產褥熱的高死亡率,主張醫生要先洗手的塞麥爾維斯,最後卻死於精神病院。

發現新方法或新藥物十分可貴,既可得名又能得利,但爭執、妒忌、怨恨、仇恨、破壞和誹謗,也隨之而生。



哈維如何矯正通行了一千四百年之久的血液循環系統理論?

首先發現愛滋病濾過性病毒的是蓋洛還是蒙塔尼耶?

沙賓和沙克在小兒麻痺症疫苗的發明如何一分高下?

從青蛙腿推演而來的「動物電」理論最終導致伽凡尼和伏特的激烈鬥爭?

沒有女科學家富蘭克林,威爾金斯三人就不會發現去氧核糖核酸的結構?



  由十七世紀的解剖學家哈維到二十世紀的佛洛伊德,無數的研究人員、醫師、和科學家,在他們的貢獻被承認及接受之前,皆曾經歷批評、忌妒、競爭及對抗,以致事業及人生遭受摧殘。與我們認知不同的是,即使在醫學上,爭執仍無法從純粹合理和科學的觀點來處理,宗教、國籍、社會地位及個人的驕傲、貪婪、和野心等,都在爭論中有重大作用。

  潛藏在百年來無數起爭論下的啟示是,那些相左的意見、衝突的資料數據、分歧的評論及個人的爭鬥,正是導致醫學知識開展及進步的重要推力。無庸置疑的是,醫學研究長久以來既為有組織的活動,也是全人類的事業。




 




目錄

謝誌

緒論



第一章 哈維對普林若斯、李奧蘭、和解剖學者:

    血液循環

第二章 伽凡尼對伏特:

    動物電

第三章 塞麥爾維斯對維也納的醫學界:

    產褥熱

第四章 貝納爾對化學家、醫師和反對活體實驗的人:

    實驗醫學

第五章 巴斯德對李比希、鮑其特和科赫:

    發酵、自然發生說和細菌理論

第六章 高爾基對雷蒙.伊.卡哈爾:

    神經網絡

第七章 佛洛伊德對摩爾、布洛伊爾、榮格及其他許多人:

    精神分析

第八章 沙賓對沙克:

    小兒麻痺症疫苗

第九章 富蘭克林對威爾金斯:

    去氧核糖核酸的結構

第十章 蓋洛對蒙塔尼耶:

    愛滋病之戰



尾聲

註釋

參考書目

中外文對照表




 




緒論



中世紀時,醫生必須在幾天以內判斷病人身體上的變化是什麼。他們沒有實驗室的分析可為依據,只能依靠自己的感覺去做診斷。用眼睛查看病人的尿液也是有用的技術。使用這一技術的人遂被稱為「小便先知」。後來他們又用舌頭品嚐尿液以進一步取得資料。當然,有時醫生是讓病人自己或甚至是他的僕人去嚐。

用尿液檢驗做診斷的方法最後成為過時。醫生而後儘量使用皮膚和眼睛顏色等外表跡象去判斷。他們也注意去聽並設法瞭解有時身體所發出的砰砰聲、哮喘聲、?啪聲和嘯聲——尤其是胸部和腹部所發出的這些聲音,因為人體主要的器官是在胸部和腹部。但是在這個最神聖空間內的活動卻大致是個嚴守的祕密。

一七六一年時,日耳曼醫生奧恩布汝格提出一個將消極傾聽改為積極傾聽的方法。這個方法是敲擊病人的胸腔,而後傾聽由其中傳出的回音。這種持續輕敲的方法,至今仍是體檢醫生基本的工具。我們哪一個人的胸部未被敲過?我們哪一個人不曾納悶醫生聽見了什麼?這些敲擊所造成的聲音又表示什麼?


奧恩布汝格詳細說明各種不同的音響回應以及其所預示的是什麼?例如,陰沉的聲音與胸部充血有關——愈陰沉病癒重。

奧氏雖然自以為有重大的貢獻,卻很少幻想成為一位英雄。他曾寫道:「我在公佈自己的發現時,不是不明白我將遭遇的各種危險。因為以其發現舉例說明或改進藝術和科學的人,常會遭到妒忌、怨恨、仇恨、破壞和誹謗。」



在本書中,我們將看到以上每一種遭遇的例子。因為任何一個引進新理論的科學家,都可能踐踏到某個人的想法。他所得到的回應,視原來已有的那個想法確立的程度,以及其持有者有多大的權勢,而承受奧恩布汝格所預期的惡毒待遇。

在某些情形之下,抨擊會嚴重地毀掉髮明者的人生。貝納爾(見第四章)在工作的時候經常被一名反活體解剖者指控,說他在動物身上所進行的生理學實驗是對自然和社會所犯的罪行。最後甚至連他自己的家人也不要他了。

塞麥爾維斯因為主張產科醫生應該先洗洗手再接生嬰兒而被醫院革職,最後死於精神病院(見第三章)。

不過說句公道話,有些反對意見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我們書中所提到的許多宿仇將揭示出一些令人感到有趣的曲解。塞麥爾維斯的確是死於精神病院,但他的同儕所給他的待遇是否為真正的原因,卻不完全清楚。至少有一位歷史學家主張,他自己的行為也對他那悲哀的結局負有責任。

另一個可以說明反對意見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例子是雷乃克的情形。最先想到用聽診器的人是雷乃克——聽診器後來成為另一種診斷用的主要工具。他這個想法當時也面臨到強烈的反對意見,而這些意見不全都是錯的。有一位醫生說:「你用聽診器不會聽到什麼,即使你聽到,也不會對治病有什麼好處。」醫學歷史學家英格里斯說:「這話錯在說傾聽身體的聲音不會知道什麼,因為就診斷和病情預斷來說,它的價值高到無法衡量。但他說聽診器不怎麼能改良疾病治療的方法卻大致沒錯,我們得對疾病的過程知道更多之後才能改良治療的方法。」



醫學實踐和醫學科學之間的差別便在此——我們在本書中將仔細區別二者。醫學實踐是一門科學也是一門藝術,因為醫生是與地球上最複雜的構造打交道。而他們設法運用別人所研究的工作知識和步驟——這些乃是生物學、化學、工程學、數學、統計學和許多其他科目的研究學者所研發。而醫學科學則為現代醫學的成功奠基,其研發驚人輝煌。

醫學科學和任何其他科學一樣,乃是以探求知識為驅動力。然而由於它關係著人類的健康,設法取得了新構想的研究人員可能有急迫感。

但是,當然持有新方法想推翻已確立方法者,也可能有急迫感。因而無足為奇的,醫學科學的歷史上自來有許多爭議。

奧恩布汝格所害怕的反應如忌妒、恐懼等,已經夠不好了。但是他所得到的反應更糟糕,並且說明抗拒和抨擊之間的差異。他的技術未受到公開指摘,只不過是為人所忽略,一直到幾十年以後,拿破崙的御醫科維薩支持它時,它才受到注意。

如果有人公開指摘奧氏或抨擊他的方法,對他而言或許是件好事。大多數做廣告的寫稿人都同意:「只要他們拼對我的姓名,我不在意他們怎麼說我。」事實上,我在本書中想指出的一點是:科學爭議可以有負面結果,但也可以有好的結果。爭議很可能使公眾注意到一個主題。是非真相雖然一時難明,參與爭議的人也許會受到痛擊,但它比不為人談論的研發會有更快的結果。



不斷的爭議也會有另外一個好處:參與者本人或許可以因此而飛黃騰達。例如,巴斯德在一次又一次的罵戰中名利雙收(見第五章)。他不但喜愛這些罵戰,而且往往因此進一步探究手上的問題,而獲得更大的進展。

另一個原因也使我們值得研究這些爭議。因為在抨擊的背後往往頗有一點微妙的驅動力,例如宗教(哈維,見第一章)和民族主義(義大利人高爾基對西班牙人雷蒙.伊.卡亞,見第六章;美國人蓋洛對法國人蒙塔尼耶,見第十章)。

哈維的故事也說明他那個時代科學、宗教和神祕主義會如何糾纏在一起。康威子爵對自己的媳婦說,不要把哈維當醫生,因為「以滿腦子幻想的人為醫生非常危險……。」

另一個爭議的原因是「優先」。雖然同時的發現令人驚奇,但是事實上卻也相當常見。著名的例子是法拉第和亨利(電磁感應);牛頓和萊布尼茲(微積分的發現);亞當斯和勒佛瑞爾(海王星的發現);達爾文和華勒斯(進化論);海森柏格和薛丁格(量子力學);沙利和奎勒明(促甲狀腺激素),以及本書中的蓋洛和蒙塔尼耶。

誠然,發現所帶來的快樂是任何科學的一大驅動力——對於週遭的世界多知道一點。而且大多數的科學家不是為了金錢上的收益。但是他們在有所發現時,通常希望公諸於世。對於諾貝爾獎的期望,也會影響他們的行動。

而且如前所述,一旦涉及人類的健康,發現新方法或新藥物的意念便更為急迫。因為一項醫學上的發現不但對促進人類健康十分可貴,而且可以使發現的人在其專業上更上層樓和得到金錢上的報償。



於是,「是誰先發明」的爭執,在醫學界尤其可以十分邪惡。我可以選擇的醫學史上例子很多,例如,莫頓、威爾斯和傑克遜的爭執是研發一種用處很大的麻醉藥的專利權和誰最優先;班廷和麥克里奧的爭執是誰先發現胰島素和誰應獲得其專利權;奎勒明和沙利的爭執是發現腦激素的優先與專利;蓋洛和蒙塔尼耶的爭執是發現愛滋病濾過性病毒的優先與專利。我選擇了最後的一項爭執,因為它今日仍持續中且有很大的影響力。奇怪的是,我們在下面將看到:蓋氏和蒙氏一面競爭也一面合作。

對於誰是第一名的競爭也可使人做出超人的努力,而且或許可以加速其研發。巴斯德及其許多爭鬥似乎便是如此(第五章)。

優先爭論的一個變異是爭論誰的方法較好,如沙賓和沙克在其發明小兒麻痺症疫苗上的爭論(第八章)。而且當中的一些潛在意涵比報紙上的大標題更為有趣。沙克在發明對於這個可怕禍患的真正武器以後,迅速成為世界級的英雄人物。不過他疑惑這或許會給他招致大麻煩,而他也猜對了。

另一種爭論是兩個研究人員對於同一種現象有不同的解釋。伽凡尼和伏特的情形(第二章)便是如此;其結果是一場把其他的人也牽扯進來的激烈爭論。

那麼,是什麼使一場爭執成為偉大的爭執?我在做選擇時細察許多個案,我選擇的是那些有特殊戲劇性或科學趣味的,多少影響醫學科學未來發展,以及對今日造成影響的。

例如,在今天的新聞中常常提到佛洛伊德(第七章)。佛氏之徒正在慶祝其開拓新途徑的《夢的解析》一書的一百週年紀念。但是長久以來,一提他的姓名便會引起爭議。他與他同時代的人之間的許多「戰役」,的確使我們可以瞭解別人為何,又如何不斷想推翻他這個偶像,也使我們這些旁觀者能更深入瞭解這些企圖的性質。

佛洛伊德的故事另一個引人入勝之處是他與醫學界的關係。由於身心之間日漸明顯的關聯,這一點也與我們今日有關。

兩個因素使我們在本書中討論羅莎琳.富蘭克林和莫里斯.威爾金斯之間的爭執(第九章)。一是其重要性,也就是去氧核糖核酸雙螺旋形結構的發現;另一個是,如果這一個爭執不曾發生便會如何這個令人感傷的問題。我們可以認為,如果富蘭克林未曾與其同事威爾金斯發生爭執,那麼她便可以成為歷史上發現這個雙螺旋形結構的人。

因而我個人對醫學史有一個看法。正如政治史有助於政治家解釋今日的事件一樣,醫學史上的這些富戲劇性質的個案,有助於我們瞭解醫學研究界的猶豫、混亂,但不失美妙之處,並且瞭解醫學研究是有組織的活動,但也至少同樣是人類的事業。

我們以哈維的故事和他對血液循環的想法做為本書的開始。他的勇敢對抗勢力強大保守派立場,是我們對某些醫學科學上嚴重爭執的敘說一個最好的開始。





推薦序



雖然書名聳動,《醫學恩仇錄》絕不是「向白色巨塔宣戰」的爆料書,也不是「醫史外傳」。作者消化近年醫學史、性別與科學,甚至是科技與社會研究的概念與成果,從身體構造的探索、生理現象的解讀、精神狀態的解析,到病原體的發現與疫苗防治等精采案例,審視醫學擺盪在實證知識與臨床實踐之間,歷史發展的複雜性。對於將醫學視為直線性的進步,或者輕易將她與科學劃上等號的讀者來說,《醫學恩仇錄》提供了還原歷史現場,反省過去的解釋空間。而她更是一本生動的教戰手冊,對有志生醫者揭示從古至今醫學的多元與爭議,開啟未來發展的視野與挑戰,值得人手一冊,細細品玩。





──
郭文華副教授,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公共衛生研究所




 




 




http://books.yam.com/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4100079482&ACTID=vertical&LID=&Path=%3Ca+href%3D%22http% 3A % 2F %2Fbooks%2Eyam%2Ecom%22%3E%AD%BA%AD%B6% 3C %2Fa%3E%3E+%3Ca+href%3D%22http% 3A % 2F %2Fbooks%2Eyam%2Ecom%2FBook%2FBOOK%5FINDEX%2EASP%3Flid%3Dcommon%5Ftop%5FMainSite%22%3E%A4%A4%A4%E5%C0%5D%AD%BA%AD%B6% 3C %2Fa%3E+%3E+%3Ca+href%3D%22http% 3A % 2F %2Fbooks%2Eyam%2Ecom%2FBook%2FBOOK%5FCLASS%2EASP%3Ftree%3D2%26Class%5FName%3D% 25C 2%25E5% 25C 0% 25F 8%25ABO%25B0%25B7%22%3E%C2%E5%C0%F8%ABO%B0%B7% 3C %2Fa%3E+%3E+%C2%E5%BE%C7%A4H%A4%E5% 3C %2Fa%3E+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all for Papers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in East Asia : Policy, Practice, and Implications in a Global Context


October 7–9, 2011


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Mersho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ecurity Studies

1501 Neil Avenue
Columbus, OH 43201


Since the end of World War II, historical and contemporary developments in East Asia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have received increasing scholarly attention partly due to historian of Japanese science James R. Bartholomew's career-long commitment to the field and his mentorship of a younger generation of scholars.


This interdisciplinary conference proposes to examine the ways in which the sciences in East Asia – whether basic or applied, from technology to medicine—have shaped and been shaped historically, and are being transformed in the contemporary world by political, economic, institutional, social, and cultural forces, both regional and global.


In honor of and reflecting the career of Professor Bartholomew, the organizing committee invites complete panel proposals, as well as proposals for individual papers, round table discussions, or poster presentations on modern Japan and East Asia, especially, but not limited to, themes which engage the interstices between any field of science, technology, or medicine and such topics as social and political policy, national security, gender, environment, justice, aesthetics and values and the like, as well as other topics.


Complete panel proposals and round table sessions should be comprised of three or four persons, including the chair/discussant. A panelist may also serve as chair. We also welcome creative panel formats.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serving as a discussant for another panel, we ask that you send a short cv and statement of interest and specialty in a single attachment named with your last name and the word “discussant,” e.g., “Smith discussant,” to David.Blaylock@eku.edu .


Submission deadline: Friday, July 1, 2011


Panelists should consider how their papers fit within one of the following subthemes and indicate this in the proposal.


• Tradition and Modernity i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 Embodied Subjectivity: Race, Class, and Gender i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 Ideologies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 Geographies of Scientific and Engineering Knowledge
• Science, Medicine, and Technology in War and Peace
• Science, Technology, Medicine and Empire
• Failure and Innovation i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 Ethics i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 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National Security
• Science, Technology, Medicine and Environmental Justice
• Science, Technology, Medicine and Discourses of Identity
• Pandemic: Histories of Public Health and Public Policy
• Pedagogy of East Asia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Directions for Submitting an Online Proposal


Individual Papers, Complete Panel or Roundtable Sessions, and Poster Presentations


Proposals for individual papers and poster presentations must include:


1. One-page abstract which includes a brief explanation of how the paper contributes to a conference subtheme (maximum 250 words).
2. One-page curriculum vitae, including current postal and e-mail addresses
3. The submitter's personal information, including name, email address, and institutional affiliation.


Proposals for complete panel sessions and roundtable sessions must include:


1. Short description of the session, names of participants and paper titles and an explanation of how individual papers contribute to a conference subtheme (300 word maximum excluding participant’s names and paper titles).
2. One-page abstract (maximum 250 words) for each paper included in the session.
3. One-page curriculum vitae, including current postal and e-mail addresses for each presenter and the chair/discussant.
4. Personal information, including name, email address, and institutional affiliation for each presenter and the chair/discussant


Deadline for proposals is Friday, July 1, 2011


Submission Instructions for individual papers and poster presentations:
Send a single attachment to David.Blaylock@eku.educontaining: 1) paper abstract of no more than 250 words, and; 2) a current cv in either Microsoft Word (.doc or .docx), Rich Text Format (.rtf) file format, or Adobe Acrobat (pdf). Name your attachment with your last name and the words “paper proposal” or “poster proposal,” e.g., “Smith paper proposal” or “Jones poster proposal,” whichever is appropriate.


Submission Instructions for complete panel sessions and roundtable sessions:
Send a single attachment to David.Blaylock@eku.educontaining : 1) 300 word description of the session; 2) 250 word abstracts for each paper included in the session, and; 3) current cv for each participant—chair/discussant in either Microsoft Word (.doc or .docx), Rich Text Format (.rtf) format, or Adobe Acrobat (pdf). Name your attachment with the panel organizer’s last name and the words “panel proposal” or “roundtable proposal,” e.g., “Smith panel proposal” or “Jones roundtable proposal,” whichever is appropriate.


 


徵文網頁:http://history.osu.edu/east-asian-conference/cfp


 


http://www.ihp.sinica.edu.tw/~medicine/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北榮民總醫院半世紀:口述歷史回顧──上篇:歷任院長、副院長


台北榮民總醫院半世紀口述歷史回顧──下篇:各部、科、中心主任及教授


口述歷史叢書93


 


上冊編者:游鑑明,黃克武,陳慈玉,楊翠華,沈懷玉,洪德先,陳素真訪問,周維朋,林東璟,張成瑋,柯小菁記錄


下冊編者:游鑑明,黃克武,陳慈玉,潘光哲,雷祥麟,楊翠華,沈懷玉,張淑卿訪問,周維朋,林東璟,張成瑋,柯小菁,蔡說麗記錄


 


出版機關: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出版年月:民國10004


 


摘要:這套訪問紀錄試圖從台北榮民總醫院的26位醫師、護士和醫政人員口述中,瞭解他們個人的醫事生涯,並藉由他們的述說,織構榮民總醫院的歷史,讓人們看到五十一載歲月裡,這所大型醫院是如何締造醫療奇蹟。從學術的角度來說,透過這26位受訪人的多元聲音,為中國或台灣醫學史、教育史、戰爭史,帶來許多珍貴的歷史資料;對一般讀者來說,這26位受訪人的童年記憶、求學經驗、在專業領域的研發與執著,以及與團隊間的合作等事蹟,值得我們細讀。


 


 


http://www.mh.sinica.edu.tw/Historicalsources.aspx


http://open.nat.gov.tw/OpenFront/gpnet_detail.jspx?gpn=1010000706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七年前,正逢我碩士班畢業前後,時受學姐之託,在北市陽明高中代課,當時就近帶著我教的高中小朋友去看了那第一次展覽。我碩士論文本來就做與中西醫解剖學有關的歷史,所以對這個展也特別有興趣。我還照了一張肺癌的病理切片給父親,想嚇嚇他,希望他戒菸,當然,他還是沒有戒,但有感受到我的關心吧。身體不只是科學之事,也是歷史之事、日常生活健康之事。看到新展覽的廣告,又覺時光匆匆,唸博士班已經六年多啦,真是歲月不饒青春,加以人事變動之大,無限感慨啊。


 


全新人體奧妙~生命循環展 The Cycle of Life


 


曾經於7年前於台灣展出的人體奧妙巡迴展(BODY WORLDS),當時在台灣造成一股極大的旋風,在民國934~10月開始在台北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展出之後由於廣受歡迎後,也在同年的9311~民國943月移到高雄工商展覽中心展出。


將近一年的展出期間在台灣總共創造了70萬人次的觀賞人潮,也創造了一個新的養生風潮,讓看完展的民眾開始更加愛惜生命,百分之五十四的民眾變得更關心自己身體健康,有百分之卅的人參觀後減少抽菸、喝酒的次數(因為有健康與不健康肺的對比),百分之卅三的人開始健康的減肥飲食,還有百分之廿五的人開始增加運動量以保持身體健康。


這次將帶來更新以及更有意義的全新人體奧妙~生命循環展(The Cycle of Life),展出更多更新的人體奧妙;將帶您再次重新認識人體,再次了解不同的人體奇幻以及奧妙。


展覽的目的是讓參觀者,特別是一般社會大眾,能有一個很好機會去瞭解他們的身體構造及功能;藉由參觀大體,我們可以發覺我們身體自然的狀態及內部構造之美。標本的真實性有助人們了解身體各部位,每個人體都很獨特,每個人的獨特性不只可從他明顯可見的外表,還有身體內部的構造,因為每個人的內部構造都不同。骨骼、肌肉、神經與器官的位置、尺寸和形狀決定了我們每個人的不同。沒有辦法利用人體模特兒展示人體解剖的個人特色,因為模特兒只有一個模樣。所有模特兒人體看起來都是一個樣子,基本上都是簡化過的人體實物。此展覽中標本的真實性非常奧妙,讓訪客能夠經歷真正人體的奧秘。因這個展覽中的標本都是真人實證。


關於此次生命循環展


The Cycle Of Life


「人體奧妙之生命循環展」透過解剖學上對身體的痛苦、疾病以及健康處於最佳狀況時的研究,展現人體的複雜性、靈活性與脆弱性。


該展覽呈現了人類生命循環與老化的過程 從產前時期、嬰兒期、兒童期、青春期、青少年期、成人期到老年期,此一展覽展現不同時期的人體狀況 從最佳狀況到逐漸發生變化、成長、成熟、抵達顛峰,到開始衰弱。


該展覽呈現生命周期老化的過程,從生命開始的懷孕階段,到充滿活力過一生然後進入老年。


本展覽展示出與年齡相關的各種難以置信的成就、令人警惕的闡述,以及長壽科學的最新研究結果。「人體奧妙之生命循環展」可與各年齡層的訪客產生共鳴,「人體奧妙之生命循環展」的展品與設備包括:


破天荒的傑作 本區展示細胞分裂的多媒體畫面與兩週大到足月的各種塑化胚胎和胎兒,藉以呈現懷孕期的胎兒發育狀況。這些塑化標本來自解剖標本的收藏品。


青春氣息 本區呈現青少年從嬰兒期、兒童期到青春期的腦部發展,並展現青少年冒險犯難的精神以及在藝術、流行和科技方面的原創性,向年輕人的創意致敬。


藝術家的凝視 本區利用電腦模擬深受白內障與視網膜疾病所苦的印象派畫家莫內.克勞德與愛德加‧竇加的視力,展示出生與成長過程中的視覺發展。透過史丹佛大學眼科教授Michael Marmor博士的研究成果,讓訪客體會眼疾對莫內在描繪吉維尼風光與竇加在創作「女子弄乾頭髮」時的影響。


長壽村 本區展示全球最長壽地區的研究結果,包括日本沖繩、薩丁尼亞到巴基斯坦的Hunza。這些地區的居民顛覆我們對長壽的一般認知。從這些研究可以發現這些人的共通性以及值得我們仿傚的生活習慣。


 


 


展覽日期: 民國100423日 起925止。


參觀時間:週一至週五 上午09:00~下午17:00(最後入場時間下午16:00)


週六、日、例假日及暑假上午09:00~下午18:00(最後入場時間下午17:00)


 


票價:全票 NT$280元、優待票 NT$250


 


1.凡年齡65歲以上之觀眾憑證購買門票必須給予全票之半價優惠。


2.領有身心障礙手冊之觀眾,及其監護人或必要之陪伴者一人可同時免費入場。


3.身高115公分以下兒童(需大人購票陪同參觀)可免費入場。


 


更多相關資訊請上網 http://www.bodyworlds.com.tw 洽詢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版主:假日分享,轉貼一小文章。


 


東亞病夫的起源


李尚仁


收入〈科學發展〉,20114月,460期,頁82-83


 


「中國人是東亞病夫。」這樣的說法充斥於中文歷史著作和小說、電影等通俗文化作品中,可說每個華人都耳熟能詳。只要看過〈精武門〉(1972年)中日本武師用「東亞病夫」的匾額侮辱中國人,都會印象深刻。最近同樣的題材重拍,飾演陳真的明星在片中更是聲嘶力竭地大喊:「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從霍元甲、陳真到葉問,似乎每一位中國近代武術大師畢生最重要的一戰,都是要證明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東亞病夫的說法有幾個元素:中國積弱不振,被列強欺壓;中國抵擋不住侵略的原因,是大多數的中國人身體不健康,敵不過外國人;外國人因此看不起中國人,而且還刻意公然侮辱(通常電影中最過分的是日本人)。東亞病夫的形象最常用來指涉滿清時代,但正如歷史學者楊瑞松的研究指出,它的影響至今仍深植中國人心,因此今天許多中國人仍把這不平情緒投射在國際體育競賽的場域。不論申辦北京奧運成功,或中國選手奪金的傑出成就,都被賦予洗刷東亞病夫汙名,一吐百年積鬱的民族主義意涵。難怪美國學者韓依薇(Larissa Heinrich)會一針見血地說:「東亞病夫成了現代中國人的原罪。」然而,東亞病夫這個說法從何而來?19世紀的外國人真的認為中國人體弱多病,進而不時加以嘲諷侮辱嗎?理論上,這段期間來華的外國醫師應該是最清楚中國人身體狀況的洋人。如果東亞病夫的說法是外國人創造出來的,最有可能的作者應該是這批醫師。然而,翻閱相關醫療文獻會讓人驚訝地發現,從中不只找不到「東亞病夫」一詞,甚至大多數外國醫師對中國人的身體狀況有著截然相反的看法。例如,在英法聯軍之役時隨軍來到中國的英國陸軍醫官高登(Charles Alexander Gordon,1821-1899),對香港工人的勞動能力大為讚嘆,說中國南方人的勤奮與效率不只優於印度沿海居民,也是英國工人所望塵莫及的。他曾搭乘轎子前往廣州遊覽,對轎夫的體力和肌肉扎實的體格大加稱讚。牛莊的海關醫官瓦生(JamesWatson)則欣賞中國北方人,他說北方漢子身材高大,體格好,城裡的女性皮膚白。瓦生在夏天看到當地漢子脫掉上衣在河中划船,忍不住讚美他們精壯的體魄。長年在北京行醫的傳教士德貞( J o h n Dudgeon)甚至認為,中國人由於飲食節制,生活節奏規律緩慢,因而比歐洲人更健康。他因此宣稱這是當埃及、希臘等世界其他古老文明都已滅亡時,中國文明卻持續至今,甚至人口達到世界第一的原因。由此可見中國人已經找到「健康長壽的祕訣」,具備獨特而旺盛的生命力。當然,歐洲醫師對中國看法並非全然正面。他們認為中國人衛生習慣不好,城市缺乏公共衛生建設,醫療品質更是非常差。中國是全世界痲瘋病流行最嚴重的地區,更有許多人罹患天花,以致在街上常可看到臉上有瘡疤甚至因此失明的人。然而,儘管這些醫師不吝使用最刻薄的字眼批評中國環境的髒亂與醫學落後,他們卻很少說中國人體質孱弱。相反地,不少外國醫師認為中國人在如此惡劣環境還能生活,表現出強大的免疫力。不只外國醫師認為中國人身體勇健,中國人也不見得認為自己的身體差。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的大臣恒祺,曾經對英國使節團的隨團醫師瑞尼(David F. Rennie),以及制定中文羅馬拼音居功甚偉的翻譯官威托瑪(Thomas Wade),暢談他的飲食養生之道。恒祺說他早餐只喝茶和吃些小點心,午餐量少清淡,日落後晚餐才會吃肉。他一天三餐之外什麼都不吃,只有熬夜時才會喝點清米粥,認為這樣的飲食方式才是健康長壽之道。此外,他認為中國人比歐洲人長壽。除了飲食之外,恒祺也認為歐洲人容易激動與焦慮,所以比中國人短命。那麼「東亞病夫」的說法究竟源自何處?楊瑞松對這做了詳盡考究,指出「病夫」一詞確實出自西方的評論,且被中文報刊翻譯引介到中國。然而,這主要形容甲午戰爭彰顯出清廷改革無力,難以振弊起衰,有如重病之人。換言之,「有病的」是滿清政府,和中國人健康狀況沒有關係。當時最常被指為病夫的國家,是同樣面臨列強瓜分威脅的奧圖曼帝國。《時務報》翻譯國外報導,把中國與摩洛哥、土耳其及波斯並列為天下四大病人,還宣稱中國之所以未被瓜分,是因為人口眾多,且「民情凶悍、專事殺戮謀反」,列強因治理太過棘手才放棄殖民企圖。顯然,「病夫」一詞和人民身體健康無關。那麼「東亞病夫」是怎麼和中國人身體連結在一起的?楊瑞松認為關鍵人物之一是梁啟超,


他的《新民說》批評中國人衛生不良、缺乏運動、早婚而沉溺於房事,加上許多人沾染鴉片惡習,以至於許多人「血不華色、面有死容、病體奄奄」。梁啟超形容中國人身體有如弱女,洋人卻是「獰猛梟鷲」,中國要抵擋列強侵略,無異「驅侏儒以鬥巨無霸」。梁啟超等人把「病夫」形象由政府轉移到人民身體的轉化工作十分成功,不只20世紀初的報導與小說經常出現類似說法,連蔣介石推廣體育的訓詞,都強調外國人之所以看不起中國人、侵略中國,就是因為中國人體弱多病。但病夫一說為何能讓中國人信服,以致如此深植民心?楊瑞松提出幾點解釋。首先,當時社會達爾文主義被引介到中國,宣稱適者生存的鬥爭不只存在於個體之間,也存在民族之間。於是個人身體強弱和民族興衰直接關聯上,強國必先強種的呼聲甚囂塵上。此外,傳教士與改革人士倡議禁絕鴉片與廢除纏足,強調這兩種習俗對身體的傷害足以危及國家。於是中國人的身體問題就和「病夫」一詞直接連上。加上民族主義宣傳把「病夫」說成是外國人鄙視中國人的用語,「東亞病夫」就被賦予今天為人所熟悉的意涵。「東亞病夫」其實是中國人為了激發民族主義情緒所做的自我汙名化,今天的中國人如果能了解這段曲折的歷史,或許在看國際體育競賽時,就可多點自在的愉悅,少點臥薪嘗膽的沉重負擔。


 


 


進階閱讀:楊瑞松(2010),病夫、黃禍與睡獅:「西方」視野的中國形象與近代中國國族論述想像,政大出版社,台北。


 


http://ejournal.stpi.narl.org.tw/NSC_INDEX/Journal/EJ0001/10004/10004-14.pdf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詳細議程與報名資訊,請密切注意師大臺史所網站。


 


公共衛生與現代國家國際學術研討會


師大臺史所將於2011520~21日假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大樓二樓202國際會議廳,舉辦「公共衛生與現代國家國際學術研討會」 。詳細報名資訊將另行公告,敬請密切關注。


 


會議論文名單公告:


辛圭煥/韓國延世大學醫學院醫學史系/The Health Administration of Beijing Municipality and Cholera Disinfection Under Japanese Occupation(1937-1945)


范燕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台灣近代漢生病政策變遷-多元醫療創造轉化之考察


脇村孝平/大阪市立大學經濟系/Quarantin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East Asia: The Late 19th Century and the Inter-war Period


張素玢/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海人草與寄生蟲防治


張淑卿/長庚大學人文及社會醫學科/從爭議到全面接種:1960年代台灣小兒麻痺疫苗風波


郭文華/陽明大學公共衛生學科/Leprosy and Its Ethical Consequences at Losheng Sanatorium, 1945-1960s


許宏彬/中興大學歷史系/從零散到整合:初探戰後新興學科的專業建構,以免疫學為例


許佩賢/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戰爭時期台灣健民運動的展開


飯島涉/青山學院大學文學部/The Patriotic Hygiene Campaign and the Restructuring of Society in China


劉士永/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戰後初期(1945-1955)台灣公衛體系的斷裂與接續


鄭根植/首爾大學社會學系/Colonial Modernity and Sanitary Police in Korea


顧雅文/彰化師範大學歷史學研究所/日治時期抗瘧藥物之發展


 


 


http://140.122.117.22/main.php


https://sites.google.com/site/phmstaih/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目前,韓依薇(Heinrich)教授好像在中興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訪問( 2011/02/01 - 2011/04/30 )。此中心似以文學分析為取向,而非歷史研究為主(但也收了一些有關歷史專長的學者作博士後與相關研究)。 韓 教授本來就在美國加州州立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文學系任教,而非歷史系。其專業學術專長除了現代文學和比較文學之外,更近一步探討文化相關的研究,如文學與文化歷史、醫學之文學與文化、視覺文化等等。這是她的著作目錄:http://rchss.nchu.edu.tw/download/LarissaHeinrichPublication.pdf


以下轉貼一則演講訊息:


 


題目:Preserving Stereotypes Forever: Cross-cultural Representations of Chinese Identity in the Body Worlds Exhibits (人體奧妙展覽等類) and Beyond


 


主講人:Prof. Larissa Heinrich (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時 間 :10055(星期四) 1400


地 點 :中研院人社中心B202會議室


 


底下是網站附的大綱:


 


 The incredible worldwide success of the various kinds of plastinated human body exhibits over the last ten years, which often use bodies “sourced” and “processed” in Mainland China, has coincided with rapid growth in media technologies and communications worldwide. Consequently, the plastinated bodies have taken on a disturbingly ambassadorial role in introducing (and reinforcing) stereotypes about Chinese culture to a hungry global mediasphere. This talk will treat the global phenomenon of plastinated body exhibits as an example of contemporary transnational Chinese cultural production, and the divergent Chinese- and Western-language media treatments of the exhibits as an occasion for comparative discourse analysis. In North America, Europe, and Australia, for instance, suspicions about unethically-acquired Chinese “donations” of bodies or bodies “sourced” from Chinese prisons has led to a near-total saturation of Western-language media discourse with highly over-determined (and often sensationalist) human rights critiques. Media from China , Taiwan , and Hong Kong , meanwhile, generally characterize the exhibits more mildly, emphasizing their educational merits or their potential to inspire nationalist sentiment over their shock or entertainment value. This talk will not attempt to address the truth or falsehood of claims about the use of Chinese prisoners as “sources” for the plastinated human body exhibits. Instead, it will suggest that a critical reassessment of Western-language human rights discourse in light of Chinese-language treatments of the same exhibits can expose the constructed nature of “Chineseness” and “Chinese identity” in contemporary Western-language media and culture.


 


 


http://www.issp.sinica.edu.tw/hygiene/seminar.html


文章大綱http://www.issp.sinica.edu.tw/hygiene/activity/Academia_Sinica_talk.pdf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20113月號收錄兩篇有關醫療與身體史的論文,附記於此,有興趣者可以參考:


 


胡 成 


上海禁娼與在華西人的道德焦慮──以上海進德會為中心的觀察(1918-1924)


1918年至1924年,上海公共租界以西人基督教和道德改良人士為主成立了進德會,發起為遏阻性病蔓延並改良上海道德風化的禁娼宣傳運動,終而迫使工部局不得不宣布以五年為期廢絕娼妓。本文以進德會為中心,探究這些外人道德改良者致力於拯救華人墮落的靈魂,力圖通過傳播基督教教義和西方文明來改造中國,故不同於工部局或一般西人將租界禁娼限於公共衛生和社會治安方面的考量,更為關注改善外人社區的道德風化和解救白人妓女,以便更有效地對華人進行道德示範和宗教拯救。然而,長期以來讓他們感到痛心疾首的,是上海租界存在眾多西人性病患者和白人妓女,致使基督精神和西方文明在華人面前威嚴掃地,並成為其內心深處難以抹去的道德焦慮。在這個意義上,發生在此時上海租界的禁娼,就不只是一個外人市政當局和道德改良人士單方面、或單向度對中國社會進行現代性改造和靈魂拯救的故事,且也事關當地華人社會外人社區就兩性關係意義上爭辯到底誰的文化或文明係屬莊重放縱、純淨淫蕩的相互道德認知和文化想像。這是否也可視為西方人在所謂「外人冒險家樂園」的上海、乃至半殖民地的中國,所承受的另一種的「白人的負擔」?


 


陳樂元 


解剖與刑罰──探究十六至十八世紀法國解剖教學與解剖人體的關係 


人體解剖學的發展是西方醫學史中最具爭議性的問題之一,其所牽涉到的生命科學倫理議題與器官移植極為接近。西方從十六世紀以來,人體解剖教學在醫學教育中逐漸取得重要性,本文以人體解剖的教學原料的來源為中心,首先探討死刑犯作為解剖教學主要原料之意義,分析此供給機制的運作原則,並以1551年至1672年巴黎高等法院的判決為實例,檢視死刑犯供給機制所引發的問題,以及行政權在面對此一人體資本管理問題所採取的應對措施;其次,本文試圖透過被解剖的人體探討解剖與刑罰之關係,解剖不只是對人身體完整性的侵犯,也是對死者尊嚴的侵犯,而對相信人死後身體知覺繼續活存之民間信仰而言,解剖更是令人懼怕的終極刑罰。從解剖教學與解剖人體關係之探討,本文認為解剖學所具有之佔有人體與支解人體的本質,是理解現代西方醫學與人體關係之關鍵。


 


http://saturn.ihp.sinica.edu.tw/~huangkc/nhist/22-1.html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這是一本通俗性著作的介紹,它已不是新聞,但仍值得做一介紹。作者St ephan Talty 可以算是一位「素人」寫手,寫作的主題非常廣泛,最近一本書是 Escape from the Land of Snows: The Young Dalai Lama’s Harrowing Flight to Freedom and the Making of a Spiritual Hero. 他偶爾也幫專欄寫寫文章,甚至還兼差賣薯條和炸魚條,真是特別。把專業的知識用通俗的、有趣的語言寫出來,扣住讀者胃口,很有意義。特別是素人寫手能將專業的疾病史問題用通俗的形式寫給大眾來閱讀,更見西方知識界的特色。在臺灣出版社工作的一位編輯跟我聊天時說,臺灣極少文史「通俗」知識的生產者,學院的著作大多和一般大眾的口味嚴重脫節,而其針對暢銷書作一統計,可以發現暢銷書多是翻譯外國的通俗著作,也包括大陸的。故臺灣讀者欣賞的,竟然多是非臺灣人寫的東西,這是很奇怪的現象,但願以後能夠改變。這樣的問題不是一、二人能夠解決的,而是整個體制的問題,在臺灣寫通俗著作無助升等,浪費時間,還會被人說:『這又不是「學術」』,導致年輕學者裹足不前,這可能是許多人內心的吶喊吧。


 


The Illustrious Dead: The Terrifying Story of How Typhus Killed Napoleon’s Greatest Army


作者:Talty, Stephan


出版社:Random House Inc


出版日期:20100601


 


拿破崙征俄慘敗新解: 主因是瘟疫而非嚴寒


19世紀時拿破崙東征 俄國以慘敗告終,出征 時的60萬大軍僅剩2 0萬人返回法國,這場 失敗宣告了拿破崙帝國 走向滅亡。人們普遍認 為,拿破崙是敗給了 俄國寒冷的冬天。然 而,一位美國作家卻在 他的新書中將慘敗歸咎 于戰爭瘟疫”——斑 疹傷寒。


亂葬坑屍骸揭開謎底


事實上,拿破崙大軍的 命運早在開戰前便已註 定。1812年春天, 60多萬法國將士在拿 破崙的率領下向俄國進 發,大軍規模超過當時 巴黎人口總和。法軍一 路高歌猛進,將俄國沙 皇亞歷山大一世趕下臺 看似指日可待。然而, 戰爭的號角遠未吹響, 便有一些士兵接連掉隊 ,一頭栽倒在路旁。他 們是喝醉了?還是另有 隱情?


直到200多年後,真 相才大白於天下:拿破 崙大軍中的第一批傷亡 將士並不是對戰事絕望 的醉鬼,相反,東征慘 敗的結局從一開始就已 註定了。這是美國作家 史蒂芬·塔爾蒂(St ephan Talty )在他的新書《光榮覆 沒:斑疹傷寒令拿破崙 大軍慘敗的可怕故事》 中得出的結論。


在書中,塔爾蒂對拿破崙東征大軍的醫學史進行調查,詳細說明了拿破崙慘敗的各種原因。塔爾蒂稱,拿破崙大軍的覆滅不是由驍勇善戰的哥薩克騎兵造成的,也不能歸咎於俄國寒冷的冬天,罪魁禍首 是由蝨子傳播的斑疹傷 寒。這是始於2001 年的一項調查所得出的 結論。那一年,立陶宛 首都維爾紐斯驚現有2 000具屍體的亂葬坑 。


拿破崙毫無憐憫之心


最初,人們猜測這些人 死於克格勃之手,或是 在德國入侵蘇聯期間被 殺的猶太人。不過,考 古學家通過檢查他們身 上帶有所屬部隊編號的 皮帶搭扣和制服扣子, 最終揭開謎底:他們全 部是拿破崙東征大軍的 士兵。研究人員從死者 牙齒中提取了DNA樣 本。隨後,在實驗室對 樣本進行深入分析,發 現其中多具被匆匆掩埋 的屍體上攜帶的病原體 ,與拿破崙時期所謂的戰爭瘟疫相吻合。


塔爾蒂稱,在東征俄國 的第一周,每天就有6 000人生病。比利時 醫生科克霍夫說:“患 病人數以難以阻擋之勢 增加,他們跌跌撞撞, 沿著道路艱難前行,許 多人死在途中。威斯 特伐利亞步兵營指揮官 弗裏德里希·威爾海姆 ·范羅斯伯格在給妻子 的信中寫道:“拿破崙 絲毫不在意有多少士兵 倒在路邊。


饑不擇食吃動物標本


最初,拿破崙大軍中的 醫生還堅信是瘴氣 在傳播疾病,但不久以 後,快速蔓延的斑疹傷 寒便令他們難有招架之 力。當時沒人提出過細 菌的概念,自然也就不 會想到是士兵身上的蝨 子在傳播疾病。惡劣的 衛生條件也為蝨子叢生 創造了條件。


受疾病傳染的症狀—— 高燒和難以忍受的頭痛 ——最早要在101 4天內才會顯現。不久 以後,打冷顫和疲勞接 踵而至。感染者全身上 下長滿疹子,渾身腫脹 。他們身體越來越虛弱 ,最後連一杯水都舉不 起來。


現在,醫生可以用抗生 素輕鬆治療這種疾病。 然而,除了放血、用草 藥,以及將葡萄酒、水 和少許檸檬汁混合起來 當藥水外,拿破崙時期 的醫生別無他法。事實 上,對士兵集體死亡, 拿破崙的主治醫生多明 尼克-讓·勞瑞也想搞 清楚其中原因。但他最 終的結論無非是連日下 雨、身體疲勞和杜松子 酒變質。等到兵臨莫斯 科城下,法軍早已軍心 渙散。


18121019,拿破崙下令撤退, 在返回法國的路上,挨 餓受凍、發著高燒的士 兵如僵屍般一個個倒在 維爾紐斯的路上。為了 尋找食物,有些人饑不 擇食,連那些從維爾紐 斯大學實驗室找到的一 些浸泡過甲醛的動物標 本也不放過。返回巴黎 後不久,拿破崙發佈公 告,試圖消除帝國民眾 中蔓延的恐慌情緒:“ 陛下的健康從未像現在 這麼好過。


 


 


 


 


書介: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F011879376


評論:http://blog.zol.com.cn/2659/article_2658992.html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最近伍連德的消息很熱,再貼一則吧。


 


 



醫學進士伍連德


 







傅維康
    
    “
科學輸入垂五十年,國中能以學者資格與世界相見者, 伍星聯 博士一人而已。這是清末維新派領導人之一的梁啟超(18731929),於1924年為伍星聯醫學博士題詞中的一段話。
    
    
伍星聯即伍連德,1879年生於當時是英國屬地的馬來亞檳榔嶼的華僑之家,祖籍廣東新寧(今臺山市)。189617歲時考取英國皇家獎學金進劍橋大學就讀,1903年畢業,獲文學碩士、醫學博士等學位。他還到德國和法國進修傳染病學、熱帶病學、微生物學和公共衛生學,獲得多方面知識與技術。
    
    1907
年,伍連德曾在天津北洋軍醫處任職。翌年又任天津陸軍醫學堂會辦(副校長)。191010月間,俄國西伯利亞發生肺鼠疫流行,不久即蔓延到中國滿洲里,接著波及哈爾濱和東北其他若干地方,並向華北擴展。疫情十分嚴重,短短兩個月裏,鼠疫在東北奪走了六萬多人的生命!當時正值國勢衰弱的清末,沙俄和日本都以保護本國僑民為藉口,企圖獨攬中國防疫領導權,並公然聲稱中國無人能領導防疫工作。此種侮辱性言論,使中國民眾深為憤慨。
    
    
受到中國有識之士的言論影響,清廷於1910年初,徵召畢業于美國丹佛大學醫科、當時擔任清朝海軍總醫官的 謝天寶 博士,以欽差大臣頭銜,前往東北組織、領導防治鼠疫工作。可是,謝天寶畏懼鼠疫侵及自己而失去生命,婉拒上述任命。後來,經外務府右丞施肇基推薦,清廷于同年1218日 ,徵召天津陸軍軍醫學堂會辦伍連德承擔防治鼠疫的工作。
    
    
伍連德在回到中國之前,品嘗過遭受種族歧視的酸楚;他的六位親舅舅投軍清朝北洋水師,其中,三舅林國裕服役於致遠號,於1894917日 的中日甲午海戰中壯烈捐軀。這都成為伍連德抵禦外侮、報效國家的強大動力。他接到徵召後,翌日即從天津趕到北京外務府,義無反顧地接受任命。
    
     12月20,伍連德返回天津,把擔負的陸軍軍醫學堂工作移交了,於 12月21火速乘火車前往哈爾濱,24
日抵達。他不畏懼可能遭到的危險,深入疫區,全身心地投入調查和防治鼠疫的工作。經努力抗禦,三個月裏,便把此次鼠疫基本撲滅。為研究鼠疫之病原與流行因素,總結防治經驗與成果,19114月,萬國鼠疫研究會議International Plague Conference)在中國瀋陽舉行,參加會議者有中、英、美、俄、日、德、法、奧、意、荷、墨西哥等共二十國代表,伍連德因防治鼠疫功績卓著被推舉為會議主席,成為歷史上主持國際醫學會議的第一位中國學者,當時他才32歲。會議之後,清廷為表彰伍連德防治東北鼠疫之功,特賞予醫科進士。此次大會,距今正好一百周年。
    
    
伍連德畢生從事及推動醫療、檢疫、醫學教育、醫學史及醫德修養等方面的工作。他力主中國人民自主組織西醫學術團體,早在1910年他就在上海的報紙上刊登啟事,把上述願望和倡議公之於眾,徵求中國西醫界人士共襄其事。191525日 ,他與留學美國耶魯大學醫科、畢業後回國工作的 顏福慶 博士,聯名邀請當時在上海出席外國教會博醫會年會的華人西醫21位,聚會於上海一家飯店,組織成立了中華醫學會,選舉顏福慶為會長,伍連德為書記。191511月,《中華醫學雜誌》創刊,伍連德任總編輯。
    
     1916年2月7,中華醫學會第一次會員大會在上海舉行,伍連德被選為會長。當他以會長身份第一次在大會致詞時,首先就向全體會員建議:在中華醫學會的會議中,用中文發言!此議當即獲得全體與會者熱烈擁護。
    
    
因為在醫學界和社會上擁有相當影響力,伍連德有時也被政府委派做一些與醫療衛生相關的工作。19191月,伍連德受中國外交部委派,到上海查驗上海海關封存的價值2400萬銀元的煙土1200箱,在他監督下,這些煙土隨即被焚毀。
    
    
伍連德在學術上興趣廣泛,對醫學史尤為關注。他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閱讀美國醫史學家嘉立森(F.H.Garrison)的《醫學史導論》(AnIntroduction to the History of Medicine)時,發現其中談及中國醫學的內容,不足一頁,而且論述膚淺,結論錯誤。因此,他致函該書作者質詢。該作者在復函中認為,中國人應將本國醫學成就向人們廣為介紹。此事促使伍連德與研究醫學史的好友 王吉民 醫師合作,兩人用了十多年時間,收集有關文獻進行研究,用英文撰成《中國醫史》(History of Chinese Medicine)專書,1932年在天津出版。
    
    
王吉民和伍連德在研究、撰寫《中國醫史》過程中,強烈地認識到籌建醫史博物館的重要性。在中華醫學會的大力支持和伍連德鼎力贊助下,由王吉民主要負責籌畫與實施,中華醫學會醫史博物館於1938年在上海創建。這是中國第一家醫學史專業博物館,迄今已七十多年了。
    
    
伍連德在1926年出版了《肺鼠疫之論述》(ATreatise on Pneumonic Plague)一書,獲得國際上高度評價。同年,日本東京帝國大學授予伍連德榮譽醫學博士。1927年,國際聯盟衛生組織授予伍連德鼠疫專家稱號。1935年,又被國際科學史研究院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History of Science)聘為通訊院士,他是受此殊榮的第一位中國學者。同年,他被諾貝爾獎委員會提名為該年度生理學或醫學獎候選人之一,是第一位獲得該獎候選人提名的中國醫學家。
    
    
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後,日軍侵入上海,伍連德舉家取道香港回到馬來西亞,後來在怡保開業行醫。1950年,71歲的伍連德開始用英文寫自傳,至1959年撰成《鼠疫鬥士——一個中國現代醫生的自傳》,同年在倫敦出版。1960121日 ,他因心臟病突發而逝世。


 



 


http://wenhui.news365.com.cn/bh/201104/t20110410_3005758.htm







日期:2011-04-10 作者:傅維康 來源:文匯報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前日剛好是東三省鼠疫100年的紀念日,這個事件對中國醫學史的影響發常重大,它第一次證實現代西方公共衛生舉措對防堵疫病的重要性。針對這個事件,探討之專書和論文相當多,臺灣也有碩士論文[清代宣統年間東三省鼠疫防治研究]可供參考。最近的一篇是 雷祥麟 老師的:"Microscope and Sovereignty: Constituting Notifiable Infectious Disease and Containing the Manchurian Plague". 收錄於 梁其姿 老師編的書內:Health and Hygiene in Modern Chinese East Asia : Policies and Publics in the Long Twentieth Century. ( Durham : Duke University Press), pp. 73-108.可供參考。




紀念萬國鼠疫研究會百週年學術研討會在京舉行

中新網43日 電為紀念奉天萬國鼠疫研究會即國際鼠疫大會(International Plague Conference)召開100週年,國內外學者及在京各界人士近百人43日 于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伍連德講堂舉行了紀念活動與學術研討會。


在紀念會上,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副院長劉玉蘭、抗疫鬥士伍連德後裔代表人王麗鳳、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唐英章、中華醫學會副秘書長楊民、中國微生物學會理事長趙國屏院士等先後致辭。中國科學院 程光勝 教授和與會者共同緬懷了萬國鼠疫研究會會長伍連德的歷史功績。


1910年秋冬之際,中國東北發生了百年不遇的烈性傳染病:肺鼠疫。1911 4 月,在當時的東三省總督府奉天(今瀋陽)由中國政府發起舉辦了萬國鼠疫研究會,伍連德博士主持會議並任大會主席。會議聚集了當時世界著名的傳染病專家。這是國際上第一次以鼠疫防治為主題的學術研討會,也是中國歷史上首次舉辦國際性學術會議。會議不僅及時總結研討了蕩平東北肺鼠疫大流行的防治經驗與發現的各種問題,更使當時積貧積弱的中國有機會向世界展示其追求現代科學與國際合作的新形象。大會形成的500頁英文報告書,如今已成為人類流行病學的經典。


伍連德為南洋華僑,是于英國康橋獲得醫學博士學位的第一位華人。1907 年回祖國服務,1910 年受命赴東北疫區任總醫官。他率眾以科學治疫,終將那場致6 萬餘人喪命的大瘟疫消弭平息。此後,他在中國三十年不遺餘力地推行現代醫學,先後主持興辦檢疫所、醫院、研究所近20 所。在他的倡導推動下,中國收回了海港檢疫主權,並首創國境檢疫機構。他與顏福慶等發起建立中華醫學會,還是國際微生物學會聯盟和中國最早的中華微生物學會的發起人之一。


新加坡知名電視導演王麗鳳代表伍連德長女 伍玉玲 博士向大會表示祝賀。她說:新加坡亞洲新聞臺在2008 年製作了電視紀錄片《 伍連德 博士傳》,向全世界、特別是向全球華人介紹中國一位偉大的醫學科學家和那段歷史。該片播出時正值全球抗擊SARS 五週年,而該片世界首映禮就在4 3 日舉行,與1911 萬國鼠疫研究會開幕禮是同一個日子。


此次紀念活動由中國微生物學會首倡發起,聯合中華醫學會、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和醫學科學界的有關學術團體共同舉辦,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和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籌辦。


會議還進行了以傳染病防疫為主題的學術研討和交流。(唐實)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1_04/03/5545604_0.shtml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本期收錄多篇醫療、婦女史的論文,歡迎大家參閱。


 


近代史研究所編印之《近代中國婦女史研究》第18 期業已出版。本期共收錄學術論文6 篇:周春燕,〈胸哺與瓶哺――近代中國哺乳觀念的變遷(1900-1949)〉、吳燕秋,〈西法東罰,罪及婦女――墮胎入罪及其對戰後臺灣婦女的影響〉、張淑卿,〈美式護理在臺灣――國際援助與大學護理教育的開端〉、郭美芬,〈20 世紀初澳洲華裔報刊中的女性論述和社會認同〉、楊佳嫻,〈太平洋戰爭時期上海文學場域與女性寫作――從《天地》說起,1943-1945〉、秦方,〈晚清才女的成長歷程―― 以安徽旌德呂氏姊妹為中心〉;研究動態1 篇:吳雅琪,〈近十年臺灣婦女史研究評述――以臺灣地區歷史研究所學位論文為中心(2000-2009)〉。另收書評1 篇。共324 頁,定價平裝300 元。同仁如欲瞭解詳細資訊,請洽近史所發行室吳小姐,電話(02)2789-8208



 


http://www.sinica.edu.tw/as/weekly/100/1313/1313.pdf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很有意思的統計,這些官員都不太會得溫病嗎?只有時症和傷寒屬於傳染病或熱病,這把我搞亂了。


 


雍正朝官員患病類型及其死亡率


《廈門大學學報》 20102 作者︰ 佳宏偉 責編︰ 王旭送


 


摘要︰依據吏科題本檔案,以雍正時期的官員群體為考察對象,分析官員群體的患病類型及死亡率狀況可以發現,雍正時期的官員群體所染患的病癥涉及到消化系統、呼吸系統、心髒系統以及神經系統等諸種類型。基于地域環境的關系,不同地區的官員群體所面臨的病癥危害有所不同。從死亡率的統計分析,死亡率與某一疾病的病患數量未必成正比,一些疾病的死亡率在各地都表現得相當高,對于當時社會的醫療水平也不能評估過高。這些量化數字從一個側面提示我們︰學術界尤其是醫史學界以疾病本身作為考察重點,集中于病理認識或者醫療技術革新方面的分析思路值得反思,病人及其醫療效果的考察應該得到更多的關注。
  關鍵詞︰雍正時期;官員群體;疾病;死亡率

  中圖分類號︰K249.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04380460(2010)020094
08
  

  隨著歷史思維和治史方式的轉變,之前鮮有人涉及的研究領域日漸受到學術界重視,疾病醫療史研究即是這一趨向的重要內容之一。但是,正如學者所言,目前學界對疾病醫療史的探討有待深入和發掘的論題多多,資料的搜集和利用、新研究方法的運用等等方面,也問題多多。具體地講,研究成果仍較多拘泥于醫學史範疇,考察重點多為疾病本身,集中于病理認識和醫療技術革新方面,病患主體的分析卻較少人涉及;在論證歷史上某一疾病危害時,多以疾病出現的頻率來衡量,疾病醫療效果的考察較為缺乏;方法上則以描述性的定性分析為主,精確的量化研究較少。雖然這些主要是囿于資料限制,而且疾病本身及其發生頻率的研究並非不是不能反映病人的受害情況,一些描述性的分析也相當嚴謹。但是,這些思路相對于患病主體及其死亡率的量化研究仍有反思的空間。幸運的是,筆者所依據的雍正朝吏科題本檔案,詳細記錄了病人的身份背景、所患疾病的癥狀表現及醫療效果,這些記錄無疑對彌補以上缺憾提供了彌足珍貴的資料。基于此。本文以雍正時期的官員群體為研究對象,依據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所藏吏科題本,通過具體的量化分析,從患病類型與治愈效果兩個方面重點考察其健康狀況,進而對當時的社會醫療水平提出自己的看法。

  

  一、資料與方法

  

  吏科史書,是清代內閣六科史書之一。它集中反映了中央政府對文職官員的管理,包括官制與職官兩部分,其中職官部分涉及到各省官員因身體染患疾病而奏請請假、終養、起復、休致、病故、撫恤等題本。這些題本當事人在陳述患病緣由時,對于所患疾病及癥狀均有較具體描述。例如,四川巡撫蔡埏題報資縣知縣袁庶病故本載稱︰成都府屬資縣令袁庶,系康熙五十四年正月二十七日到任之員。茲據布政使戴鐸詳稱,該員因公前往洪雅縣,于雍正元年 正月十一日 晚至雅州歇息飯鋪,忽染中風之癥,至十二日病故等情前來理合。”“湖廣巡撫張連登題為湖北通山縣知縣夏燦因病請休本亦載︰通山縣令夏燦,據布政使張聖弼詳稱,該員染患手指麻木、語言蹇、四體痿癱之癥,舉動維艱,不能供職,經興國州知州黃澄驗明情真,並無虛捏,取具印甘各結。從這兩例題本看,這些題本奏折除了可使我們獲悉一系列職官制度之外,對了解這一群體的健康狀況和當時社會的醫療水平無疑也提供了寶貴資料。

  目前,筆者共收集到1098件與本項研究有關的題本,包括1310人次的病患記錄,這些題本內容涉及到全國各地區,年代為雍正元年至雍正十三年(17231735)。從樣本量上看,本項研究所掌握的資料似乎不大。然而,作為一項以官員群體為中心的個案研究,它的樣本量已具有相當規模。不過,這些題本內容都是一些描述性文字,因此,在進行量化統計時對這些題本記載做了以下處理︰

  1、基于一些疾病經常會伴隨一些並發癥狀,而資料本身提供給我們的信息卻很難界定何種病癥是誘發癥狀,如半身不遂常常伴隨有手足麻木。因此,在進行疾病類型相關統計時,給予分別記錄。另外,根據現代醫學的標準,一些病癥實屬某一病癥的不同臨床表現,但是按照傳統醫學的劃分標準,卻分別記錄。例如,痰癥,基于痰濁的停留部位、病因及癥狀不同,有風痰、寒痰、濕痰、燥痰、熱痰、氣痍、實痰等病癥。顯然,痰癥應該包括風痰,不過奏折題本卻分別記載,所以,在資料統計時為避免歧義也分別計算。

  2、傳統(中醫)疾病的診斷或表述一般分為病、證和癥三種,對于疾病的命名則包括多個層次,或以病因、或以病位、或以癥狀確定,與現代(西方)醫學的命名機理有很大差異。現代醫學基本上不以某一癥狀作為疾病的名稱,如咳嗽作為一種癥狀,中醫以其作為病名,現代醫學雖然有許多以咳嗽為主的癥狀,但是卻不會用咳嗽來命名病名。因而,傳統的疾病表述與現代醫學有時相差甚多,即是病癥相似也未必是同類型疾病。雖然已經有專業學者進行過中西醫病名的對照考證,但是這些分析顯然仍有諸多待商榷之處。因此,筆者在進行疾病統計分析時,並沒有套用現代意義的病癥界定進行中西病名轉換,仍然沿用原始記錄。從現代醫學的角度看,雖然可能會出現某些劃分或者分類不科學的情況,但是筆者認為這更能切合時人對于這些問題的認識。

  3、為便于統計分析,對于一些病癥進行劃一歸類,當然這種歸類完全是基于分析之便,未必嚴格遵循現代醫學科學的分類標準。例如,涉及到腹瀉、脾瀉、泄瀉等癥狀統一歸類為瀉癥;虛癥則包括氣虛和氣血兩虛;耳疾包括耳重、耳鳴及耳聾;腹疾包含腹脹和腹痛;胃疾則包括了胃脹、胃痛和翻胃;寒癥、寒熱病癥統一劃歸為寒疾;瘡癥包括瘡癥、背瘡、惡瘡等;暑癥包括中暑、暑熱、風暑病癥;癱癥則涉及到癱瘓、瘋癱、痿癱病癥;腿疾則包括腿疾、兩腿麻木等癥狀。

  4、考慮到個別省份數據資料偏少,本文在分析空間分布特征時,根據自然環境、經濟發展水平等要素,將全國各個省份劃分為幾個大的區域單位,具體講包括華北區,主要指山西、直隸、河南和山東;江淮區,包括安徽、江蘇、浙江;華中區,包括江西、湖北和湖南三地;西南區,包括雲南、貴州和四川三省;南部區,包括廣東、廣西和福建三省;西北區,包括青海、陝西和甘肅三省;京師地區,特指都城所轄地區。

  

  二、疾病類型

  

  疾病類型即本文所考察的官員群體所患疾病的種類。弄清這一問題,對認識所探究對象的健康狀況及當時疾病的流行情況十分有益。為便于分析,依據以上原則和相關資料首先整理出表1

  




  由表1可知,除去131人次不能確定的疾病外,其余的1179人次的病患記錄中,涉及到51種各類病癥,包括怔忡癥114人次,痰癥101人次,頭暈目昏81人次,手足麻木73人次,年老和風寒病癥各61人次,傷寒59次,虛癥44人次,耳疾29人次,吐血癥狀28人次,痢疾36人次,腿疾34人次,瀉癥30人次,中風28人次,痰火和風痰各26人次,痰喘22人次,寒疾和胃疾各21人次,瘧疾、氣喘、瘡癥、噎膈各18人次,半身不遂16人次,咳嗽17人次,暑癥和時癥各15人次,失血和腹疾癥狀各有14人次,癱癥13人次,瘋疾和足疾各11人次,腰疼臂疾lO人次,瘴病9人次,風濕8人次,嘔吐、中痰、浮腫各6人次,癆病、弱癥各5人次,脾虛4人次,血癥和跌傷各3人次,腫脹、肺疾、心疼病癥各2人次,肉瘤、虛勞、殘疾、瘰癘、項側結核各有1人次。根據表1所計算的各自所佔比例,則更能展現雍正時期官員群體所受各類疾病的危害程度,見表2


    考慮到一些疾病的樣本量較少,因此,將這些疾病進行了合並計算,統稱為其他,包括足疾、風濕、嘔吐、癆病、中痰、腫脹、弱癥、肺疾、脾虛、肉瘤、浮腫、血癥、跌傷、心疼、虛勞、殘疾、瘰癘、項側結核等病癥,佔到整個1310人次疾病記錄的5.24%。另除去不能確定的131人次病患記錄之外,根據表2可知,雍正時期官員這一群體染患疾病最多的是怔忡癥,佔到8.70%,然後依次是痰癥、頭暈目昏、手足麻木、風寒、年老、傷寒、虛癥、耳疾、痢癥、腿疾、瀉癥、中風、吐血、風痰、痰火、痰喘、寒疾、胃疾、瘧疾、噎膈、瘡癥、氣喘、咳嗽、半身不遂、時癥、中暑、失血、腹疾、癱癥、瘋疾、腰疼臂疾、瘴病等病癥,分別佔到7.71%、6.18%、5.57%、4.66%、4.66%、4.50%、3.36%、2.98%、2.75%、2.59%、2.29%、2.14%、2.14%、1.98%、1.98%、1.68%、1.60%、1.60%、1.37%、1.37%、1.37%、1.37%、1.28%、1.22%、1.15%、1.14%、1.07%、1.07%、0.99%、0.84%、0.76%、0.69%。由于頭暈目昏、手足麻木、半身不遂、耳疾、腿疾、年老等病癥經常表現為一些並發癥狀,因此,除去這幾種病癥之外,由表2可知,當時的官員群體患病頻率比較高的是消化系統和呼吸系統疾病,僅風痰、痰火、痰癥、寒疾、咳嗽、痰喘、氣喘等病癥就佔到這一群體所患病癥的17.6%;一些流行性較強疾病的發病率則僅次于後,如風寒、傷寒、痢癥、瘧疾、瘴病等病癥,佔到所患病癥的13.97%;心髒系統疾病的發病率也較高,僅怔忡癥一種疾病就佔到所患病癥的8.70%。不過,從這些疾病的空間分布分析,一些疾病的發病率則表現出顯著的地域特點,詳見表3
  




  表3是根據相關資料統計的各大區發病率前5位的疾病分布情況,由表3可知,雖然有些疾病如怔忡癥、痰癥、傷寒涉及到各地區,且發病率都較高,但是,有些疾病的空間分布則表現出顯著的地域特質。例如,瘧疾,江淮和南部地區的發病率明顯高于其他地區,這兩個地區的發病率都進入前五位。這與現代學者對我國瘧疾發病區的劃分也相當吻合。瘴病是感受山林間濕熱瘴毒或山嵐癘毒之氣所致的一種溫病,因此,這種疾病一般被認為分布于南方和西南地區,表3的統計證明這一點,西南地區的發病率明顯高于其他地區。
  

  三、死亡率統計

  

  死亡率是指在一定時期內某一地區因某種疾病死亡的人數與染患該疾病的全部人數的比例,它不僅是衡量某一地區人口健康狀況的重要指標,同時也是了解這一地區醫療發展水平的重要參數。尤其是本文所考察的官員群體,他們憑借政治資源,從某種意義上講可以享有所在地區、甚至全國的最高醫療水平。不過,需要指出的是,囿于資料限制,一些病例記載未能精確到最終是否治愈。因此,以下關于死亡率的統計僅依據資料上的記載,明確提到病故才被確定為死亡,因病乞休或者患病漸愈暫被認為是非死亡病例。雖然,此劃分存有不合理的一面,但是,在資料較缺乏的情況下,此量化統計對于我們認識當時病患的醫治效果及醫療水平仍提供了難得的數字指標。具體統計見表4

  表4是根據相關資料計算的雍正朝官員群體所患各類疾病的死亡率。除去足疾、風濕、嘔吐、癆病、中痰、腫脹、弱癥、肺疾、脾虛、肉瘤、浮腫、血癥、跌傷、心疼、虛勞、殘疾、瘰癘、項側結核等病癥,因為所得到的案例較少,其死亡率較難反映真實的情況外,其他病癥的死亡率應該說還是頗能說明問題。由表4可知,死亡率高的都是一些流行性或者傳染性較強的疾病。例如,傷寒病為79.66%,59例傷寒病癥中,其明確記載病故達到47例;痢癥為77.78%,36例病例中,28例記載病故;瘧疾為77.78%,18例瘧疾病中,有14例記載因染患瘧疾而病故;寒疾的死亡率為71.43%,21例病例中,有15例病例記載為病故;瘴病的死亡率更高,達到88.89%,在9例病例中,其中8例記載因為染患瘴疾病故;時令性很強的一些流行性時癥,其死亡率也非常高,達到80.00%。其他疾病死亡率分別是痰癥47.52%、中風64.29%、風寒47.54%、痰喘50.00%、痰火26.92%、風痰19.23%、氣喘27.78%、噎膈55.56%、泄癥33.33%、咳嗽41.18%、暑病66.67%、吐血28.57%、失血14.29%、虛癥20.45%、瘡癥50.00%、胃疾42.86%、瘋癥36.36%、癱癥23.08%。需要指出的是,患病最多的怔忡癥,其死亡率僅為3.51%,114例案例中,只有4例記載因染患怔忡癥而病故。從這些統計數字中至少可以認識到以下兩點︰

  1、一些病癥並沒有找到很好的治療方法,死亡率很高。因此,對于當時的社會醫療水平也不能評估過高,尤其是基于所考察對象的特殊性,從某種意義上本研究可以反映當時社會醫療發展的最高水平。

  2、死亡率與某一病癥的病患數量未必成正比。從官員患病的病癥數量分析,怔忡癥是患病最多的疾病,對于官員群體的危害最大,但是以死亡率分析,卻並不是危害最大的病癥,雖然患病人數最多,但是死亡率僅為3.51%。這也提醒我們在考察傳統社會的疾病危害時,不能簡單地等同于疾病本身所出現的頻率,不能想當然地認為發生頻率越高,其危害程度就越高。

 




  四、結語
  

  綜上所述,以雍正朝的官員群體而言,所染患病癥包括怔忡、痰癥、風寒、傷寒、虛癥、痢癥、瀉癥、中風、風痰、痰火、痰喘、寒疾、胃疾、瘧疾、氣喘、咳嗽、半身不遂等,涉及到消化系統、呼吸系統、心髒系統以及神經系統等諸種類型。不過,基于地域環境的關系,不同地區的官員所面臨的病癥危害有所差異。如江淮和南部地區,瘧疾發病率明顯高于其他地區;瘴病則主要分布于西南地區。從死亡率的統計分析,若干傳統認知需要認真反思。如死亡率與某一病癥的病患數量未必成正比,一些疾病雖然發病頻率很高,但是死亡率未必一定很高,某些疾病雖並不是患病數量最多的病癥,但是危害卻非常嚴重,死亡率高達70%以上。對于當時的社會醫療水平也不能評估過高,相當一部分病癥並沒有找到很好的治療方法,如傷寒、痢癥、瘧疾、寒癥、瘴病等疾病的死亡率都在70%以上。即便是當時某些疾病在臨床醫學技術和病理認知方面已取得較大進步,也不能據此斷定醫療實踐也有很大進步。例如,中風,當時已有醫家認為中風的病理應從內在病變來考慮,其論治則需從中風的幾種臨床表現分別辨治,但是,從死亡率的統計看,這一認知在多大層面上付諸于臨床實踐,則值得考量。畢竟,在所統計的28例中風病例中,有18例記載為病故,死亡率達到64.29%。更何況,本文所考察的對象作為一個特殊的社會群體,從某種意義上講,死亡率的高低可以表明當時各地甚至全國醫療發展的最高水平。因此,對于更具有廣泛代表性的下層民眾而言,其所享有的醫療水平究竟怎樣,更值得思考。當然,本文由于受到資料的限制也僅限于雍正朝的官員群體,所反映的問題亦未必代表整個清代的醫療發展狀況,尤其是大眾醫療水平。但是這些量化數字至少從一個側面提醒學術界(尤其是醫史學界),以疾病本身作為考察重點,集中于病理認識或醫療技術革新方面的分析思路值得反思,病人及其醫療效果的考察應該引起更多的關注。


 


轉貼自http://www.xjass.com  20110328 15:53:33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