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8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中研院史語所100年度第十二次學術講論會】


 


主講人:林富士 先生(本所研究員)


 


講 題:「祝由」釋義


 


時 間:201195日 (週一)上午1000


 


地 點:本所文物陳列館五樓會議室


 


http://www.ihp.sinica.edu.tw/news_page/news01_0816_2011.html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醫籍續考()


作者:劉時覺


出版社:人民衛生


ISBN9787117142755


出版日期:2011/07/01


 


內容大鋼


    《中國醫籍續考》為日本丹波元胤《中國醫籍考》的續作。收載自清道光元年至宣統末年90余年間的中醫古籍,分醫經、本草、食治、養生、藏象、病機、診法、明堂經脈、傷寒、溫病、金匱、臨床綜合、方書、內科、外科、傷骨科、婦產科、兒科、喉科、眼科、醫論醫話、醫案、法醫、叢書全書、史傳書目、運氣、其他共27個門類,凡3068種。
    
各門類下以書為單位,考證了每一種醫籍的書名,卷帙,現存、亡佚、未見、闕失等情況.,撰作、出版或校勘的年份;作者的籍貫、姓名字型大小和編著責任:叢書的子目,摘錄了醫籍的序、跋、題辭、凡例,原作者的傳記、墓誌銘,目錄學著作關於該醫籍的提要、按語,兼及史傳、地方志、家族宗譜中有關該醫籍的記載:大多數書末有作者按語。
    
由丹波元簡編著的《中國醫籍續考》附有書名索引和作者索引。
    
《中國醫籍續考》資料豐富,內容精專,考證周密,立論嚴謹,學術挖掘深透,為中醫學術研究提供了可靠的資料,具有較高的文獻價值,是研究清末中醫醫術發展脈絡的重要學術專著,也可為從事研究中醫學、中國醫學史、中國文化史及中國歷史的人員提供重要參考。


目錄


醫經門
本草門
食治門
養生門
藏象門
病機門
診法門
明堂經脈門
傷寒門
溫病門
金匱門
臨床綜合門
方書門
內科門
外科門
傷骨科門
婦產科門
兒科門
喉科門
眼科門
醫論醫話門
醫案門
法醫門
叢書全書門
史傳書目門
運氣門
其他門
附錄
書名索引
作者索引
主要參考書目


 


http://tl.zxhsd.com/kgsm/ts/big5/ 2011/07/26 /2041554.shtml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聘任層級:院聘專案助理教授(含)以上一名
二、專長需求:具視覺文化(時間範圍:17世紀迄今)相關學門博士學位,醫療/科技視覺文化亦歡迎。
三、聘任時程:2012年2月1日至2014年1月31日,為期兩年。
四、工作內容:
(一)協助本院「視覺文化研究所」籌備之行政事務、並於設所後開設碩士班專業課程。
(二)開設大學部視覺文化類通識課程。
(三)進行近代視覺文化之相關學術研究。
五、申請資料:
(一) 學術履歷(含未來教學及研究規畫)一式五份。
(二) 推薦信二至三份。
(三) 博士論文或五年內代表著作三至四篇(一式五份),以及博士論文電子檔。
(四) 最高學歷證明文件一份 。
(五)教學大綱三至四門,一式三份(近代視覺文化相關之碩士班課程一至二門,視覺文化類通識課程二門,均為十八週大綱。紙本寄送另附電子檔)
六、申請方式:
(一)請將上述資料寄至 112 台北市北投區立農街二段155號/國立陽明大學 人文與社會科學院 ,信封註明「應徵視覺文化專案教師」。
(二)截止收件日期為2011年8月29日寄達或送達。
七、聯絡人:劉仁洲助理,電話02-2826-7000分機6327;傳真02-2823-5660,e-mail:bluefloydym@gmail.com


發佈日期:2011/08/05
聯絡人:劉仁洲
聯絡電話:02-2826-7000分機6327
E-Mail:bluefloydym@gmail.com
地址:112 台北市北投區立農街二段155號/國立陽明大學 人文與社會科學院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百年醫學與護理人物傳記學術研討會


活動簡章


※指導單位:行政院文建會、行政院教育部、行政院衛生署。


※主辦單位:台灣醫學史學會。


※協辦單位:財團法人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基金會。


一、活動主旨


台灣現代醫療的歷史,自十九世紀後期西方傳教士,如南部的 馬雅各 醫師、中部的蘭大 衛 醫師以及北部的馬偕牧師等人,先後藉由醫療傳教的門道,建立醫館與醫院,將西方醫療帶入台灣以來,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在這一百多年中,台灣自身的歷史,也歷經了清治、日治、國府治台等幾個不同政權的統治時期,從歷史時間縱向的發展與醫療史恆亙數個不同政權與歷史時空的橫向發展,交會出台灣醫遼史的多樣而豐富的樣貌,使得台灣成為少數華人世界中,兼具中醫、西醫與各種原始民俗療法,皆能並存共榮的地區,綻放出美麗的醫療花朵,在世界醫療史上,也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研究世界醫療史,台灣成為不可或缺的一塊拼圖。


在台灣醫療史的發展歷程中,有許多為這塊土地付出畢生心力、努力奉獻熱情與專長的醫療界人物,他們有的是醫師,有的是護理人員,有的是助產士,有的是醫學技術人員,或者其他醫療專長者,因為有他們的付出與貢獻,台灣的醫療技術與水平,才能在世界醫界佔有一席之地,醫界也才能贏得台灣社會人心的信任與支持。


比較可惜的是,在台灣的醫界文化裡,向來對於醫療史研究或醫療相關史料的收集工作,做得相當有限,醫療人物的傳記和資料存留,亦復如此。多數醫界人數多忙於每天的醫療工作,鮮有時間紀錄自己的人生軌跡,以致許多精彩的醫療人物故事,往往隨著人的往生而隨之湮滅於塵土之中,沒能為後世帶來更多的楷模與啟發,殊為可惜。


事實上,良好醫療人物傳記,不僅僅是為傳記人物講故事而已,因為有著那樣令人敬佩的人物典範,無形中可以讓醫護人員認識醫護專業的尊嚴與價值,增加醫護人員認知醫護發展與社會文明間的互動,提升醫療保健倫理與人文精神的層次,更可以使醫護教育融入久遠的人類文明歷史的發展洪流,讓醫護人員成為繼往開來傳承醫護理優良傳統、發揮關懷社會的優秀專業人員。


任何一個民族長期發展下來,都會累積自己的歷史及人物,這中間有許多令人動容的事蹟和故事,透過這些人的事蹟和故事,後人得以緬懷並獲得激勵,產生追隨前人的動力,甚而學習前人的智慧、勇氣、愛心和毅力。這也是醫療人物傳記的可貴之處。過去我們閱讀西醫如史懷哲的傳記,讓許多年輕學子興起「有為者亦若是」的學習精神,成為醫界的一股清流,至今不墜,這就是傳記的潛在力量。


最近這幾年來,台灣的醫界、文化界與學術界,也開始注意到保存自身醫療人物或醫療機構傳記的重要性,有許多優秀的作品問世,開始用我們自己的語言,訴說我們自己的醫療故事。可惜這些作品多半零落出版,還沒有能夠形成一種影響社會的巨大力量。有鑑於此,此次研討會將安排進行相關研究的人士,前來講述在台灣醫療史中,對台灣這塊土地和人民付出重大貢獻的醫護人物,透過此次盛會,讓寫過醫療人物傳記的作者們,可以齊聚一堂,共同討論彼此作引的得失,讓與會者知道,我們也有屬於台灣人自己的醫療人物故事,要師法前輩,不一定要遠赴異地,在台灣社會的許多角落裡,就有很多可供學習的醫療典範人物。希望能為台灣醫護人物傳記的寫作與研究,播下種子,將來開出更多更美的花朵,也讓與會者藉由研討會的啟發,體認到醫界先輩的努力與奉獻事蹟,進一步內化為自己的行為典範,繼續發揚醫護人員對病人與社會的奉獻之心。


※參與對象:對台灣醫學、護理人物研究或對醫護歷史有興趣者。


※活動報名:請上網填表http://www.myregie.tw/registration!page.htm?id=961


※活動時間:2011917(星期六),AM9:00-PM5:00


※活動地點:台大醫學院301講堂(台北市仁愛路一段一號)


※教育積分:繼續教育積分 包括西 醫師、護理師及護士正申請中。


活動費用:全程免費,限額150名,額滿為止。活動包含午餐、茶點、研習手冊。


※聯絡人: 陸銘澤 先生,手機0919105632


二、活動議程:


2011台灣百年醫學護理人物傳記學術研討會 議程表


時間:2011917(星期六) 地點:台大醫學院301講堂
































































      地點


時間



台灣大學醫學院



08:30-09:00



報到



09:00-09:10



            開幕式:主持人/ 陳順勝理事長



09:10-10:30



            Keynote Speech 1:


            歷史軌跡的重現─日治台灣公衛醫療紀實


            主講人:張秀蓉教授



10:30-10:40



Coffee Break



10:40-12:00



            Keynote Speech 2:


            護理人物傳記(暫定)


            主講人:鍾信心教授



12:00-13:30



午餐(台灣醫學史學會會員大會)



      地點


時間



場地1



場地2



13:30-14:00


 



專題討論(醫學組)


主持人:林衡哲


報告人:蔡篤堅


主題:醫學傳記概念的演變與專業意涵



專題討論(護理組)


主持人:張李淑女教授(亞洲大學健康暨醫務管理學系) 


報告人:周照芳


主題: 護理人物對護理精神的發揚



14:00-14:20



回應人:范燕秋



回應人:蔡淑鳳



14:20-14:30



與會者發問與討論



與會者發問與討論



14:30-14:40



          Coffee Break



Coffee Break



14:40-15:10



報告人:曾秋美


主題:杜聰明的醫學貢獻(暫定)



報告人:郭素珍


主題:由口述歷史見證臺灣婦女的生產照護



15:10-15:30



回應人:鄭志敏



回應人: 周傳姜 教授(長榮大學


        護理系)



15:30-15:40



與會者發問與討論



與會者發問與討論



15:40-16:00



綜合討論與閉幕式 陳永興 院長



16:00-17:00



參觀臺大醫學人文博物館



 


三、預期效益:


1.透過對醫療暨護理人文的瞭解,知道先人所做過的事蹟及努力,增進相關人士在醫療道德及倫理的實踐。


2.此次研討會預計邀請的師資皆具醫護人文背景,且為人表率,將這些人士齊聚是難得的機會,可感受其深切的人格魅力,而所提出之報告論文亦將成為推動醫護人文重要文獻。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作者路彩霞女士是南開大學博士,2006年在南開的會議上認識她。她於2007年畢業後至武漢大學做博士後研究,目前任職於湖北省社科院文史所。本書是她在博士論文的基礎上改寫的,她的指導教授是常建華先生,更加上路彩霞本身也很用功,論文水準應該頗高,很期待看到該書。承蒙她致贈一本,並且寄上許多書影和書的序文,特此致謝,並公告好友周知,也請臺灣的朋友與師長給她指教。






 


 


清末京津公共衛生機制演進研究(1900-1911)




 


 


作者:路彩霞

出版社:湖北人民




出版時間:2010-12-1




 




 




摘要:公共衛生是城市文明的表徵,清末十餘年,各城市的公共衛生機制紛紛創建,本文從醫藥行政、衛生行政和防疫行政三個方面,制度、人、觀念等多個層次,對京津公共衛生機制的演進情況做了考察。醫生廣告塑造的理想醫生形象反映出清末醫界存在的問題及出現的趨勢。作為認識現象的庸醫問題呈現了中醫式微的過程。天津中醫與《大公報》筆戰事件折射出社會文化潮流的偏轉。官方醫藥行政的創建及社會的改良努力共同推動著中醫藥走向近代。清末十年是中國公共衛生行政的創建期,天津衛生局裁撤事件展現了多種衛生管理模式的衝突,折射出清末公共衛生機制近代轉型的複雜性。外城衛生局是在天津影響下,北京創建專門局所的一次嘗試,但最終在民政軍事化潮流中為巡警行政取代。從衛生員警、衛生自治、衛生衝突三方面,筆者對京津衛生行政專業化、制度化和合理化問題也做了檢討。清末防疫行政在各種矛盾的衝突與調適中走向近代。疫氣說與疫蟲說經由穢氣聯接,民俗避疫與清潔防




 




關鍵字:清末 京津地區 公共衛生機制 城市文明 醫藥行政 衛生管理模式 京津 公共衛生 梳理
社會變遷 歷史 視野 界限 文化史 制度史 互動 先覺者 啟蒙 邊緣化 食品衛生管理 防疫機構 分化 行政原則 倫理 行為衝突 狀態







 




文摘

英文文摘




引言

上編醫藥

第一章   清末京津中醫形象變化


第一節   理想的醫生形象




第二節   作為認識現象的庸醫問題

第三節   庸醫現象的政治寓意




第二章   京津醫生專業化起步

第一節   解決庸醫問題的官方舉措第二節改良中醫學的社會努力

第三章   制藥售藥的規範化




第一節   清末京津成藥暢銷情況

第二節   制藥售藥專業化


第三節   社會改良藥學的努力


本編結語






中編衛生行政

第四章   專業衛生機構的存廢:天津衛生局探析


第一節   天津城的衛生管理


第二節   天津衛生局裁撤事件探析


第三節   餘論

第五章   巡警體制下衛生專業化的嘗試:北京外城衛生局考


第一節   制度與實踐:清末北京衛生機構演變

第二節   北京外城衛生局考


第六章   京津衛生行政之檢討

第一節   衛生員警專業化的努力


第二節   從協作到隔閡:衛生自治與巡警行政


第三節   衛生行政之檢討

本編結語






下編防疫

第七章   致疫防疫理念的碰撞與調合


第一節   不乾淨的空氣


第二節   想像中的蟲子


第三節   消弭疫原方式的碰撞


第四節   餘論

第八章   防疫行為、觀念的衝突與調適——以宣統防疫為主的考察

第一節   防疫行政中的衝突與社會倫理轉型


第二節   防疫舉措的多樣化


第九章   在衛生與防疫之間:肉食衛生與晚清防疫


第一節   食用不良肉類的習俗


第二節   醫理解釋的混亂


第三節   衛生啟蒙中的互動


第四節   食品行政的雛形


本編     結語

結語

參考文獻

個人簡歷


 








常建華序





 





讀者看到的這部書,是路彩霞博士經過修改後的學位論文。該書出版之前,彩霞索序于我,作為瞭解她治學的導師,也想向讀者談些對本書的看法,以此作為推薦。





十年前,路彩霞考入南開大學讀社會史方向的研究生,當時疾病醫療社會史屬於受到重視的新學術領域,鑒於學者關注江南較多,她將視野投向華北。她的碩士學位論文《瘟疫與清代直隸社會》,廣泛搜集了清代直隸地區地方誌中記載災疫、風俗以及人物部分中的有關資料,特別是使用了記載晚清瘟疫的資料丁國瑞《竹園叢話》,從社會透視瘟疫,分析瘟疫與官府應對、瘟疫與社會整合以及瘟疫俗信等問題,論述是比較新穎的。





繼續讀博,路彩霞將研究空間縮小到京津地區,時間放到了晚清。這一選擇與她閱讀《竹園叢話》有關,丁國瑞(字子良,號竹園)清代醫家,報人,其文集《竹園叢話》收錄有關京津醫藥衛生方面的大量資料。根據該書的提示,清末京津的公共衛生問題很值得研究。毗鄰的北京、天津兩大城市,前者是中國的政治、文化中心,後者為最早對外開放的沿海商埠之一,在晚清大變動時代中,京津地區的變化也是中國近代歷史變遷的縮影。公共衛生,這一現代文明強調的事物,出現於京津地區的歷史舞臺。路彩霞研究末十年京津公共衛生機制演進,我以為這是一個很好的選題。她以“公共衛生機制”為問題意識,從地域入手,關注社會的近代轉型,把握制度與生活的互動,勤奮治學,終於完成學位論文。





該書三編九章,分別探討醫藥、衛生行政、防疫諸問題,我認為具有以下三個特色:





一、擅於捕捉社會新聞,發現重要問題。晚清報紙大量出現,成為社會史研究的極好資料,作者閱讀晚清十年的報刊等資料,注意到有關疾病醫療與公共衛生的報導較多,從社會新聞中捕捉重要資訊。她考察了清末京津中醫形象變化,發現在西醫衝擊、媒體宣揚、中醫自責之下,庸醫問題的被嚴重誇大。指出時人對庸醫現象的認識過程,經歷了由批判庸醫個體到抨擊中醫全體,並由對中醫的不信任逐漸演化為質疑中醫學本身。為緩解庸醫問題,京津地方政府及社會採取了考試醫生、組織醫學研究團體、興辦醫學堂等一系列舉措,京津醫生專業化起步,制藥售藥也在規範化,折射出近代社會文化變遷的軌跡。





作者注意到清末天津中醫與《大公報》筆戰事件,就中醫存廢問題第一次大論爭加以考察。指出以西路醫藥研究會為組織的天津中醫界和以新學派自居的《大公報》雙方的衝突事件,發生在宣統三年(1911) 正月十七日 ,導火線是《大公報》在本埠新聞欄內刊載中醫路某誤治事件並以評論形式涉及中醫界。雙方多次往來的函件,刊登於《大公報》、《正宗愛國報》與《醒華日報》上。筆戰過程為京津中西醫界公同關注,其核心是中醫通過辯誣,試圖爭取在社會、學界以及人們心目中維持原有地位。《大公報》一方希望用事實說話,以激將法讓中醫赴重疫區東三省,來驗證其能治鼠疫是否空談,於是演變出《大公報》主筆英斂之與天津中醫藥研究會會長丁國瑞的打賭事件,後來被和事人居間調停而偃旗息鼓。天津中醫與《大公報》的筆戰實際是民國時期中西醫大論爭的序曲,即使在今天這樣的討論仍在繼續。





二、重視考察制度建設,弄清演進機制。作者將公共衛生行政作為研究的出發點,關心制度建設,探討了清末中國管理衛生防疫事務的第一個專門機構,也是中國第一個區域性防疫機構的天津衛生局。宣統二年,隨著民政部在全國範圍將衛生管理納入巡警行政,作者從天津臨時政府衛生局、天津衛生總局、巡警局與衛生局的協作探討了庚子至宣統間天津城的衛生管理,又從事權問題、經費問題、宣統防疫、民國初年的防疫處分析了天津衛生局裁撤事件。認為該事件折射出中國近代化進程的複雜性,對我們今天的衛生事業具有一定的啟迪意義。作者考證謹嚴、分析細緻,揭示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論述清晰,很有邏輯性。並能夠小中見大,再現了中國近代化的蹣跚步履。她還考證北京外城衛生局,並就京津衛生行政模式檢討,相信讀者也可以從中獲得有價值的啟示。





三、深入挖掘衛生民俗,呈現民眾心態。反映民眾對於事物看法的心態研究,是社會史研究的重要部分,其研究路數往往從民俗入手,透過表像,深入本質,屬於歷史人類學的範疇,是以人為中心的社會史。作者在這方面做了有益的嘗試,十分注意公共衛生與民俗的關聯。防疫是公共衛生的重要方面,也是民間根深蒂固的觀念與習俗,該書考察了致疫防疫理念的碰撞與調和,防疫行為、觀念的衝突與調適、衛生與防疫的關係。年中度歲是夏秋間瘟疫流行時,通過舉行過年儀式以禳除瘟疫的一種民俗行為。光緒二十八年(1902)霍亂大流行期間,南北各地普遍採取年中度歲避疫,作者從民俗現象和防疫事件雙重角度對此考察,闡釋清末民間俗信的存在狀態以及作為防疫措施的民俗儀式在衛生方面的意義。作者對於宣統年間京津對於鼠疫的防疫實踐,也值得注意。





病從口入,飲食防疫必不可少。本書對於肉食衛生與晚清防疫的論述,也有獨到之處。已往研究多著眼于古代飲食文化和近代公共衛生管理體制,作者則以肉類飲食習俗為切入點,具體考察時人的飲食衛生觀念及與之相關的防疫觀念。這種對時人的心態與觀念的考察,體現出一種新的治學理念。作者認為防疫體現出中國社會生活方式、行政理念一定程度上的近代轉型。





        綜上所述,路彩霞的研究從制度、人、觀念等多個層次,將制度、社會與文化分析有機結合,呈現出清末京津公共衛生機制的演進情況,多有新意。本書的創造性體現出打破制度史、社會史、文化史的界限對事物的整體性把握上,使我們從一個地域公共衛生機制的變化,看到晚清中國社會的變遷,尋找到現代中國公共衛生事業的起點。





路彩霞的博士論文,得到了清代醫療社會史與天津近代史專家的認可與好評,令我感到欣慰。她也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到武漢從事博士後研究,探討清末民國漢口衛生管理問題,努力挖掘報紙與檔案資料,再現那時漢口衛生管理的基本面貌,揭示公共衛生政治意義的演變與多重屬性。





期待著彩霞的新著別開生面。





                                                                                           常建華





                                       2010819寫就,29日訂正於津門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版主:本書不是只有醫書的內容而已,主要針對王清任的族譜來對醫者的傳記做增補,另外也對該書做了版本學的考察,在文獻學上有所價值。




 




王清任與醫林改錯




 




作者:李作仁 編著




出版社:學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10601




 




作者簡介:




李作仁,曾用筆名崇實。19391116日 出生於北京(當時稱北平)。祖籍河北省玉田縣湘子莊,在本縣魏莊子長大。1960年畢業于玉田縣師範學校。後通過自學取得大專學歷。先後在鴉鴻橋中學,玉田一中,縣教師進修學校等校任教語文。曾任玉田縣政協第四,五屆常委,唐山市政協第六,七屆委員。1999年退休後更全身心投入地域文化研究。先後參與編寫《玉田縣公安志》,點校清康熙,乾隆,光緒版《玉田縣誌》,編撰《玉田縣醫院發展史》等。多年堅持業餘創作,有數十篇文章作品在各級報刊發表。2005年出版個人文集《桑梓集》,2007年主編《玉田古今名人錄》問世。




現任王清任學術思想研究會常委。自2000年以來,在尋找王氏族譜,走訪王氏後裔,籌建王清任紀念館等方面做出了一定貢獻。2001年被聘為王清任紀念館首任館長。先後參加了迄今舉行的四屆王清任學術思想研討會,並多次在大會上宣讀論文,其中兩篇被收入《王清任研究集成》。




內容簡介:




王清任,字勳臣,河北省玉田縣人,清乾隆33年至道光11年,世居玉田縣鴨鴻橋。是嘉慶至道光年間的名醫。王清任作為一位傑出的醫學革新家,在所著《醫林改錯》中,一是比較準確地描述了胸腹腔內臟器官、血管等解剖位置,較過去有改正,有發現;二十創活血化瘀新理論擬出許多新方,於臨床頗有奇效;三則否定胎養、胎毒等陳說及綜成靈機記性在腦不在心新說,其貢獻巨大,值得肯定;四則《醫林改錯》中且詳論瘀血證,以活血化瘀之法治療各種病證,效果甚佳,至今仍有不少內容為醫家所遵從。其醫著於人體構造雖未必盡善盡美,惟其革新精神則于後人頗有啟迪。






目錄:




《王清任與醫林改錯》內容包括:一、錢序;二、王清任家族世系及其生平;三、有關王清任的三部世系族譜;四、玉田王氏譜系簡表;五、《醫林改錯》道光十年三槐堂版;六、《醫林改錯》宣統元年玉田縣宋家鋪萬順堂宋家甫本;七、飭紀敦儉;八、後記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china/chinafile.php?item=CN10775567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梁其姿:為中國醫療史研究請命


 


原刊於《 中華讀書報 》( 20110720 13 版)



        最令中國醫療史學者羡慕的,是西方醫療史這個領域不處於史學的邊緣,而已融入整體的西方文明史,成為其不可分割的構成部分。換言之,醫療史與歐洲主要的歷史發展階段,如文藝復興、科學革命、啟蒙運動、19世紀革命、女性主義、後啟蒙思潮等緊密相扣。同時,研究的取向亦自然地隨著主流思潮、史學的發展而發展。20世紀初期的醫療史仍具濃厚的啟蒙思想,英雄式的、代表西方科技進步的醫史為研究的主流,西醫史大體看來較似一部頌揚征服疾病、不斷往前邁進的科學史。1980年代後啟蒙思潮興起後,西方醫史研究也起了基本的變化,甚至可說成為這個思潮的主導力量之一。


近年來,中國傳統療法漸再抬頭,而且不限於華人社會。一些傳統的技術如針灸、按摩、推拿等在世界各地成為興盛的另類醫學,在歐美,不少醫療保險公司也已將這些療法包納在保險政策裏,說明西方社會已承認這些療法的正當性與有效性。傳統草藥的研發,更是學院的主流科研專案之一,往往得到商界大力支持,被認為是充滿商機的投資。在美國,目前至少有39所遍佈各州的提供針灸與東方醫學訓練的立案學院。不過,這些近來的發展,似乎仍不能讓傳統醫學獲得英雄的歷史地位,因為它始終不被視為可與西方生物醫學平起平坐的科學。主流的歷史學也始終以懷疑的眼光對待醫療史研究。


道不遠人, 以病者之身為宗師
名不苟請, 以療者之口為依據
章太炎 1929


中國醫療史的研究者,往往很羡慕西方的同行。最主要的原因是醫療史這個領域在西方學術界已經發展得相當成熟,不但相關的專書、學術期刊、專業學會已很多,而且不少大學提供醫療史課程,甚至醫學院裏都有醫史必修課程,以深化醫學院學生的人文修養。現階段西方醫療史專書、論文的主題已極多樣化,適合不同程度、興趣的讀者,學者不難從中找到啟發與靈感。因此中國醫療史學者,平常都得閱讀西方醫史相關書籍, 以擴大視野與開拓思路。


最令中國醫療史學者羡慕的,是西方醫療史這個領域不處於史學的邊緣,而已融入整體的西方文明史,成為其不可分割的構成部分。換言之,醫療史與歐洲主要的歷史發展階段,如文藝復興、科學革命、啟蒙運動、19世紀革命、女性主義、後啟蒙思潮等緊密相扣。同時,研究的取向亦自然地隨著主流思潮、史學的發展而發展。20世紀初期的醫療史仍具濃厚的啟蒙思想,英雄式的、代表西方科技進步的醫史為研究的主流,西醫史大體看來較似一部頌揚征服疾病、不斷往前邁進的科學史。1980年代後啟蒙思潮興起後,西方醫史研究也起了基本的變化,甚至可說成為這個思潮的主導力量之一。傅柯(Michel Foucault)以精神病在西方的歷史、醫學臨床的誕生、性史等作為批判西方現代文明的切入點。醫史不再是英雄式的、標榜科學進步的歷史。傅柯描述近代西方文明的醫學知識結合著政治權威織造了一個天羅地網,人在其中無所遁形,無從維護身體自主,是一本充滿悲觀與無力感的歷史。


但與此同時,特別是英國的學者也進一步注意醫史中英雄以外的小人物。在Roy Porter Margaret Pelling等筆下, 醫史的主角從著名的醫生、醫學技術的大發明、大醫院等轉移到病人、邊緣醫生、郎中、產婆、巫師、外科醫生的前身剃頭師等。Porter提醒讀者,如果只有醫生,沒有病人,就成不了醫史,所以病人與醫生一樣重要。Pelling 則以詳實的史料說明晚至18世紀,正式在學院受訓練的醫生只占活躍的醫療者的一小部分。研究醫療史就要把近代及以前的多元醫者面貌、各類的醫療手段與方式還原。所以20多年來西方醫療社會史的研究內容更豐富與活潑, 這些英國學者以另一種方式拋開英雄式的、啟蒙式的醫史,平實地研究一般人如何處理身體、病痛的問題。


目前歐美醫史研究更細緻化。它與科學史類似而不盡相同。最具創意的研究範圍之一為醫學知識在空間兩端的建構:一種是醫學知識在具體地方的累積過程,另一取向是全球跨文化的知識建構。前者從地方社區居民的業餘研究活動、他們與主流科學專家的互動來看科學知識從下而上的建構的一個活潑而具體的過程。後者則著重1718世紀以來長程航運、商業活動所促成的新的客觀知識追求與建立方式,及全球性跨文化知識的流動與轉移。這類從具體歷史個案出發的醫史或科技史研究,強調社會與文化史成分,把西方醫學知識複雜的內容與建構過程仔細地再呈現,是目前最具動力的領域,當中不但有醫學、科技史知識的討論,還牽涉都市史、物質文明史、性別史、宗教文化史、社群史、商業史、國族發展史等史學範圍。


相對於發展成熟而多元化的西方醫史,中國醫史或醫療社會史在中國史學範圍裏的妥當性似乎仍受到質疑。近年來我經常被問到我為何仍在做醫療史,為何不回去做傳統的社會史。言下之意,醫療史在中國史裏是有點偏門、有點不入流,甚至乏味,所以淺嘗其中滋味即可,不宜久留。這些質疑,不是沒有道理。我想其中最主要的因素,可能是中國傳統醫學在清末巨變後的歷史書寫中,從未能蛻變為英雄。在20世紀初期新文化運動中,傳統醫學成為中國舊文化中落後迷信部分的主要符號。就算民國時力挺中醫的章太炎,也不留情地質疑傳統醫學的一些核心觀念:然謂中醫為哲學醫,又以五行為可信。前者則近於辭遁,後者直令人笑耳。這與19世紀末以來的西方醫學,佔有科學發展的龍頭歷史地位,正好相反。而近代東亞學術主流,無不以追求科學或科學精神為己任。無論是明治日本揚棄漢醫、魯迅痛斥庸醫,或1929年國民黨精英廢除中醫之議,都說明了當時在西方強勢的文化與政治威脅下,傳統醫學存在的空間不斷被壓縮。雖然1960年代以來,傳統醫學在國內被尊為國粹,但是其知識內容與學制已大幅度西化,或曰科學化。既然傳統醫學不被認為是中國文化裏值得全面保留的東西,醫療史研究的妥當性受到質疑,是可以理解的。

近年來,中國傳統療法漸再抬頭,而且不限於華人社會。一些傳統的技術如針灸、按摩、推拿等在世界各地成為興盛的另類醫學,在歐美,不少醫療保險公司也已將這些療法包納在保險政策裏,說明西方社會已承認這些療法的正當性與有效性。傳統草藥的研發,更是學院的主流科研專案之一,往往得到商界大力支持,被認為是充滿商機的投資。在美國,目前至少有39所遍佈各州的提供針灸與東方醫學訓練的立案學院。不過,這些近來的發展,似乎仍不能讓傳統醫學獲得英雄的歷史地位,因為它始終不被視為可與西方生物醫學平起平坐的科學。主流的歷史學也始終以懷疑的眼光對待醫療史研究。


學界的懷疑也有其他的原因,如印象中的醫書深澀難懂,無論病名、藥名、診斷過程都與我們日常用語相差太遠;又如不能確定研究者有充分的資料作研究,因為傳統醫書內容多與政治、社會等研究者熟悉的現象脫節;或者認為沒有讀過醫學的,也難以研究醫史。總而言之,醫療史是否適當地為中國歷史的構成部分仍是一個問號。這些質疑,雖然有一定的道理,但其實並不成為忽視醫療史的充分理由。今天我們如果看傳統醫書比看西醫書難懂,無法瞭解各種症狀疾名的話,其實正說明這是一個亟待探討的歷史問題:當我們的思維模式經近代西方生物醫學徹底洗禮後,如何重拾古人對身體、疾病的想像?重新瞭解古人思考身體、環境、宇宙的方式,並以現代的文字說明清楚,正是學者責任所在,也是研究樂趣之所在,當然也是困難所在。西方學者研究醫療史,包括古希臘、亞述文明的醫療的主要目的,也正是要瞭解古人如何想像身體、疾病,因為那是古文明重要的構成成分。如果我們難以理解、或無法以現代語言說明古人的身體疾病觀,那意味著我們對古文化仍沒有充分的、全面的認識。在上古的身體觀方面,過去近20年來臺灣的學者有比較深入的研究。不過上古以下的變化,則仍有很大的研究空間。這個困難的課題對學者而言是個較大的挑戰,然而正確的反應,應該是努力去面對它,而不是逃避它。


至於資料不足夠的疑慮,則只是一種想當然的困難。對醫史研究有經驗的人而言,並不存在資料不足的問題。困難在於資料太分散。研究者不單要看各類型、版本的醫書,還要注意文集、詩詞、官箴、宗教文獻、檔案材料、文學創作、外國人在中國的遊記、考古的文物、各種的圖像、器物等,如有需要,還要做田野訪談。至於研究者沒有醫學訓練所產生的困難,主要在於研讀醫學文獻時會較吃力,要克服困難,得靠多閱讀、思考、多向人請教。如果選題不直接牽涉醫術實踐本身,這個弱點並不特別嚴重。就如環境史學者不一定要有環境工程的背景、經濟史學者不一定受過完整經濟學的訓練、藝術史學者不必是畫家、也不要求學術史學者精通哲學一樣。


我認為最需要受到檢討的,是在克服了研究方面的各種技術性困難後,寫出來的醫療史是否會被認為是中國歷史的構成部分,如能做到上述西方醫療史那樣清楚而自然地顯示西方文明發展的階段、甚至主導著史學取向的變化,那這種醫療史是成功的歷史書寫。如果中國醫療史要在中國史學穩占一席之地,這方面的功夫是關鍵的。傳統醫學裏有許多高度技術性的內容,牽涉療效或哲學上的討論,對醫者可能有極大的意義,但對史學者而言,這些面向可能因無法有效地反映歷史的變化而不被研究。史學研究者的關注點,必然在歷史的變化:社會的、文化的、即與人群有關的。在史學研究者筆下的醫療史裏,應能看到了人的角色:醫生、病人、家屬、醫書作者與出版者、產婆、巫師等等;或者能看到相關社會組織的轉變,如病坊、醫院、藥局等;或影響社會行為的身體與疾病觀的變化等等。這些變化是否與其他社會制度或知識系統的變化相關聯,如地方家族制度、理學、法律等?雖然這類老生常談適用于所有專史研究,但對新興的醫療史而言,似乎仍要不斷強調,因為學界對這個專史的疑慮似乎仍深。


這個疑慮可能來自一種先入為主的偏見,即認為醫學作為具較高專業性的知識系統,如數學、天文學一樣,自有其發展的內在理路,與國家、社會發展並無顯著的關係。然而,西方成功的醫史足以說明這個偏見的謬誤。其實醫學是身體、疾病的問題,是個人、社群、政府經常面對的切身與管理問題。醫療、保健、藥物在人的日常生活中所占的分量本來就極重。在最高的層次,社群與政府處理疾病的策略與方式,均能反映社會或國家治理的主流理念。在中間的層次,專業醫生、艱澀的醫典其實並沒有壟斷對身體、疫疾的想像與解釋。處在醫療關係最底層的病人、或其家屬其實都各有一套身體觀、疾病觀、療疾習慣、死亡觀等;宗教人員也可能另有一套。對史學研究者而言,這些林林總總的觀念同等重要,無論是來自專業的醫學知識,或滲進了各種地域、時代、階層、族群、性別、年齡、信仰、哲學等因素的對身體的知識,都是史學或人類學者特別感興趣的課題。療治疾病非單向行為,而是互動的過程,純粹醫學技術的施展只是過程中的一部分。因此,醫學知識系統的發展,與整個文化的發展,應該有密切的相關性。而史學研究者的主要責任,就是要找出這個相關性。


臺灣中研院史語所的醫療史研究群在幾年前曾召開研討會,共同思考如何從醫療史看中國史的問題。後論文出集成書,主編 李建民 教授在序文中指出,在既有的中國醫學史成果裏, 我們尚未清楚辨識中國醫學真正的內在活力性質為何。同時也應追溯中國醫學代際傳遞漫長週期中衰敗與斷裂的成因; 探求古典中國醫學的內在活力的特質及其變遷, 無疑是下一個階段重寫中國醫學史責無旁貸的任務吧。而這個內在活力,應正來自醫學知識系統與整個中國文化發展間的密切與微妙的關係。


要如何找到這個內在活力, 可能目前尚需同行的努力與合作以找出明晰的方向。不過,我們可能要及早警覺遙遙探索路途中的種種絆腳石,以免走冤枉路。我認為其中最大一塊的絆腳石,就是按西方科學史或醫學史的發展路線瞭解中國醫史。近一個世紀以來循著這個思路書寫的中國醫史已證明了此路不通。它之所以不通,不但是因為西方科學史的架構與中國相關史料往往相扞格,而且這種取向下的歷史研究明顯無法開拓更大的思考空間,不能激發更多的研究想像力,反而局限了思路。在西方科學語言的擠壓下,中國醫學不是被指迷信不科學,其價值僅在於(不能用科學解釋的)經驗,就是反動式地被吹捧為博大精深、源遠流長、無所不能的中國式科學。在兩個極端之間幾無討論的餘地。學者在抽象科學概念的束縛下,無法啟動歷史研究想像力,想不通古人對待身體的方式,看不見醫史裏林林總總的人群與人的行動,也因此無從追溯醫學知識建構的歷史。所以說,思考中國醫史問題時,把西方近代科學發展的模式暫放一邊,是必須的思想準備工作。這樣做並非基於民族主義,更不是矯枉過正地貶低科學的重要性。西方科學在近代世界產生的重大影響無遠弗屆,已是公認的歷史常識。只是瞭解傳統醫學發展的軌跡就必須回到歷史情境本身,而現代人要置身歷史情境,是件艱難的任務,因為我們的思維已深受科學思想左右,要脫下科學的有色眼鏡、擺脫生物醫學的語境來思考歷史中的醫療問題,比想像中要艱難許多。研究者不但需要誠實地解讀大量史料的耐心與智慧,還要其他學科,尤其是人類學、社會學等在分析概念上的支持。如李建民所說,研究中國醫學史的進路必須是一種再中國化(=去西方化)的歷程。去西化是一個說來輕鬆,但行之不易的高難度任務。


以下兩個例子或可較具體說這個絆腳石的問題。首先是病名。傳統病名或來自病症,如身體表面症狀:癩、瘰鬁等,又如指突然昏倒的、或有吐瀉症狀的。病名又可能來自病因,如由六淫(風、寒、暑、濕、燥、火)引起的中風傷寒火瀉濕腳氣;或五臟六腑之證,如心痹肺壅;或因虛勞而得的傳屍體蒸等。這些病名今天已少為人所用,或用意已與古時不一樣。我們該如何處理這些病名?如果用西方科學來思考的方式就是用生醫學病名套進或直接翻譯老病名,如即今天之漢生(或麻風病);或中風即腦溢血、吊腳痧即霍亂、傳屍即肺結核等等。對中國醫史貢獻甚偉的 范行准 先生于此也不能免俗,用這個方式寫了中國病史新義一書。范老雖然以其博學提供了許多珍貴的資料,但是中西病名對號入座的處理法,把傳統疾病的界定過程(framing)完全一筆勾銷了,殊為可惜。這個以科學角度出發的研究方法結果是最不科學的,因為它把兩個互不相干的知識系統硬作對比。我們如能回歸古病名及其歷史語境,分析其內容與變化,可有助深入瞭解傳統病因論與疾病界定過程,這是切入古代醫史、病史的最好角度之一。


另一個例子就是有關儀式療法的問題。從生物醫學的角度,這些均是無科學根據的迷信行為,不值得研究。我們也確實無法以科學方法去研究儀式療法的確實治療作用。大概只能泛泛地以心理療法去解釋它的存在。然而這些由來已久的儀式卻處處反映病人的身體觀、疾病觀、宇宙觀,那正是醫療文化的基本構成因素。研究者必須依賴醫療人類學、或宗教研究所提供的分析架構去瞭解宗教、儀式與醫療之間的微妙關係。而這些問題是傳統醫史裏的重要的、必須處理的課題。科學-迷信這個簡單的二元思維無疑會將這方面的研究空間嚴重地壓縮。撇開迷信與科學的對比,我們才可以自由地觀察儀式過程中各參與者,包括或神祗、巫師、家屬、鄰居等與病人的關係與互動方式,分析治療場所、時間安排的意義,所用器具、符號、語言所指涉等等。這些分析所透露的訊息,正是用來瞭解身體疾病觀的重要資料。在這方面,我們的確得依賴醫療人類學的研究方法。


中國醫療史的寫作在上世紀初已開始, 陳邦賢、伍連德、謝觀等大家已為這個領域奠下基礎。此後,如范行准等學者均在不同時期對中國醫史的研究與寫作作出重要的貢獻。他們的成就多在於對醫生、醫籍、醫學思想源流等方面的歷史研究。在西方,李約瑟與魯桂珍在推動中國醫史研究方面功不可沒。在日本,山田慶兒的著作影響甚巨。前輩學者成長在科學掛帥的時代,他們的問題意識免不了受西方科學發展經驗的影響,往往要把中西醫學的高下作有意無意的比較,或者努力地把傳統醫學裏的科學性找出來,或者把目標放在中西醫合璧上面,以推動傳統醫學的現代化。章太炎雖常鼓吹中醫務求自立,不在齗齗持論與西醫抗辯也,但卻顯然仍無法擺脫科學西醫的陰影。早期這些大家之說處處顯示出西醫、科學對傳統醫學史研究的啟發與限制。21世紀的中國醫史研究者,應該可以擺脫20世紀早期的思想上的包袱,在更大、更自由的學術空間裏作更多發揮。


臺灣中研院史語所早在1992年在杜正勝的領導下成立疾病、醫療與文化研討小組,積極推動醫療的文化與社會史,到今已17年。今天中國醫療史在臺灣漸成氣候,小組之功不可沒。


這些論文為我過去20多年間的習作。它們包括我在醫史研究領域內遊走的兩個時期的工作。即早期有關明清醫療制度與天花問題的研究。最早的論文發表在1987年,當時並非刻意要進入醫療史的領域,只是在研究地方慈善機構時,被看到的資料所吸引。我留法的經驗讓我對醫療機構、身體觀念相關的資料特別敏感。我那時發現這些資料所顯示的社會現象尚未被廣泛注意,因此整理資料後寫了兩篇小文。1990年代後期以後,我才比較系統地對醫療史相關的社會史課題做研究。這段時間內,我在早年的基礎上,繼續對醫學教育、制度與醫療者身份等問題做了一些初步的研究。因為我並沒有醫學的訓練,論文的性質明顯地偏向社會史、文化史。同時在歷史時代方面,仍偏重我較熟悉的宋代以下的前近代。


1990年代後期以來我的研究重點在癩病史,包括在古今中國醫籍裏對癩病的病因與病症討論、癩病所引起的社會反應,以及後來被稱為麻風病的疾病在近現代中國社會與政治文化中的意義。在癩病研究告一段落以後,我開始注意19世紀以來廣東地區的醫療文化發展。這個興趣其實也來自癩病史的研究。我在這個地方看見傳統醫學發展的一些地方特色,也看見西洋醫學在19世紀早期的引入。此時西醫的引入與明末耶穌會教士的引入西洋科技不一樣,因為受影響的是不再限於上層士人,而廣及一般居民。另一方面,傳統儀式療法依然為社會各階層所固守。這些各式各樣的醫學知識、療法,並沒有明顯的消長關係。就算已成為歐洲的殖民地的香港、澳門也同樣包容著不同類型的醫學與療法。三地之間的醫學、病人交流也相當通暢。在這商業文化蓬勃發展的地域,療法、藥物、醫書、各種技術、工具、醫者、病人如貨物一樣流通,但也牽涉著複雜的翻譯與轉移問題。這些現象構成一個什麼面貌與內容的醫療文化?究竟當時的廣州人或香港人、澳門人,他們的身體觀與疾病觀是否在慢慢改變?有沒有新的醫學知識在形成,或舊的做法被淘汰或修改?地方醫學知識建構的過程到底是如何進行的?民眾解決病痛的資源有沒有更豐富、或反而更貧乏?政治與社會精英所建立的醫療機構,包括各類型的醫院、診所,是否符合社會的期待與要求,或催生了新的醫療行為,或鞏固了新的技術與知識?這個醫療文化與以往大家所想像的現代化過程是不是類似的?其中商業、或政治的角色有多重要?直覺上,近代廣州地區廣義的醫療文化的探討可較具體地呈現中國現代性的複雜面向。


本書所涉及的主題只是個人能力所達的極少部分,其中在20多年前出版的論文現在看起來也似乎有點過時了。不過,我希望它至少能透露一點:可切入中國醫療史的研究角度很多,方法也因主題不同而改變。記得史學前輩 何炳棣 先生私下閒談時曾說過一句話, 是關於研究方法的,大意是:我在大海拼命往岸邊遊,不要問我姿式正規不正規、漂亮不漂亮,總之我能遊上岸,就是成功。進入醫療史這個新領域,就是要抱持著冒險精神,與不輕言放棄的堅持。


中國醫療史裏有太多有趣的課題仍在等待學者發掘。除了上文提及的一些問題外,我認為特別有發展潛力的範圍還包括醫療中的性別問題,這個問題在西醫史裏是一個極有啟發性的課題,曾產生不少精彩而重要的著作。在中國醫療史裏,雖然有關女性醫療者、健康照顧者的研究已有不錯的成果,但是有關醫學知識如何圍繞著性別的身體建構而成這個課題,仍待深耕。尤其在近代史的部分,這方面的研究特別缺乏。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當西方解剖學進入中國之後,醫學裏性別的定義如何受到衝擊?這不但是個醫學上的問題,也同時與近代國家意識形態與體制的建立息息相關,但這方面的研究者並不多。有關性別與醫療這個課題,研究成果之少與可掌握的資料之多不成比例。此外醫療與宗教的關係,也非常引人入勝。至於在文化上與中國關係更深的日本、朝鮮、越南之間的醫學知識流傳歷史,我們至今仍弄不清楚。


尚待開發與深究的課題實在很多,而其中不少都是中國歷史、文化裏的重要問題。如果年輕的學者能掌握更多有利的分析工具、史料,堅持地走下去,未來的醫療史研究就可建立在更深厚的描寫與分析上,逐步向更高的層次、更廣的範圍發展。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有一天找到醫療史的真正活力所在,也才能更全面地瞭解古近代的中國文明。那時,研究其他文明醫療史的學者,也不得不參考中國醫療史的著作。相信有一天,中國醫療史會真正從過去的另類成為未來的主流

(《面對疾病——傳統中國社會的醫療觀念與組織》,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8月出版)


 


http://epaper.gmw.cn/zhdsb/html/2011-07/20/nw.D110000zhdsb_20110720_1-13.htm?div=-1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參訪中醫大


        今日承蒙大象邀請,至中國醫藥大學中醫系醫史文獻研究室參訪。在以臨床和實驗為主的、不算空間充裕的醫學院內,有這樣一個人文歷史的學術空間,是非常令人羨慕的。(長庚也有設立,上次去沒仔細參觀,甚覺可惜,長庚也有老師努力經營,希望他們也成功)。醫學既然是處理人的事情,醫療從業人員應具備人文素養,這已是常識,不需再多講。但是,在一個以科學研究、產業競爭、經費至上的醫學教育環境中,我們如何能夠期待一種優質的人文學環境?我常常看到一些大學打出:「科技與人文並重!」這類口號多是譁眾取寵、華而不實,甚麼叫做人文?該校有甚麼標準,好不好查一查授課內容與大綱,完全是虛晃一招,真令人失望。


        中國醫藥大學頗不一樣,中醫系系主任蘇教授很有理想。從訪談中得知,他有一個醫學人文的歸劃與理想,不是隨便說說,是真的希望教育、真槍實彈的培養一批做醫經醫史的人才,而不僅是應付評鑑而已。從照片中看到琳瑯滿櫃的醫書、歷史文獻,都是他們師生和圖書館爭取來的,大象跟我說,在其中做研究、寫文章,沉浸在人文歷史的海洋中,不亦快哉!午後,大象送我至火車站後,還要趕回去,因他們還有醫史讀書會要交代個人研究,大象預備研究做民初中西醫匯通的歷史。真是令我羨慕,類似的醫史讀書會已在臺中展開了。此趟雖稱短暫參訪,確實讓我學習不少,增長了不少見識。


 


 


                                                   2011年7月29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