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以下是師大歷史碩士陳烱智的研究心得與發現,非常謝謝他的分享。


 


 



山西家書二首之一(嘉靖十年


從遼州出巡,回省得汝書,文理雖通,未見長進處,可用心讀書作文,如今秀才難做,况朝廷行揀選之例甚嚴,山西處所,有退百來名者,進學亦甚難。此中却有好秀才,十五、六嵗,三塲文字可觀者,到處有之,亦有是上年科舉者,吾兒自宜勉勵。知汝母子俱好,心甚喜慰,但知汝有腰痛疾,少年豈宜有,此莫是跌撲來,吾甚憂懸。姚時望病近當瘥復,吾愛此人恬靜,欲養汝德性,故留之。吾每思,難得一箇好人為汝師範。若姚昭、唐鑰此二生,汝可延請至園中作會,看書考文,朋友之助,亦自有益。切不可放心使性,為游戯無益之事,且過今殘年,明春我南歸教汝。兒須以遠大自期,家事一毫與汝無與,最要孝弟,和敬處宗族,早晩奉事母親,如今不小矣。只此,至囑。


(陸深,《儼山集》,卷九十六〈家書〉,1a-2a


 


這則當初理解,應該是說陸深推測其子(陸楫)的腰痛疾是跌倒造成的。但我不免還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P這「腰痛疾」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版主:也有可能是腎虧或虛勞導致,許多讀書人可能都有這種自覺,有時要看歷史當事者有無就醫紀錄或自己的主觀判斷,然後可以把資料延伸出去,做更細部的解釋。


 


再列一封:


江西家書十一首之一(嘉靖十二年


我離家已兩月餘,汝用功何如?古人言:「寬著限期,緊著課程。」緣汝氣體弱,又有舊病,須要節量,讀書學問,大事在養心,養心先須養氣,元氣充足,百事可辦。汝性靜定,有可進之資,不可虛負了。家中閒雜,不必管,接見人,務要揀擇,無益之事,足以費日,力害身心,當畏之如蛇蝎可也。抄回文字一册,是察院試卷,熊鼎臣、李六峯極稱之,方恩是一都司,乃肯向學如此。


 


(陸深,《儼山集》,卷九十六〈家書〉,2b -3a


 


這封提到要養心、養氣,不懂的是,當時明人是如何養心、養氣?不知道有沒有已研究的成果可供參考。陸深生子女共十三人,但僅有一男一女長大至成家,其餘十一人皆早夭,所以除了家書之外,《儼山集》中還有不少「墓誌銘」,在陸深為其早夭的子女哀慟之餘,留下了疾病醫療的材料。版主:可參考政大歷史系 陳秀芬 教授有關養生的研究。


 


最後再列一封:


江西家書十一首之九(嘉靖十三年


我 八月初七 日署掌司事,要脱進場之勞,至十五日,科場事務又脱不得,却辭了司事,連夜幹辦,似過勞,廿八日鹿鳴宴罷,更初痰氣發作,甚苦,甚苦。是夜右臂如割,亦是作團兒疼,明日過南昌,道中偃卧,小睡後加倍痛楚,至無安身處。喚醫診視云:「是痰火。」且小作,運動方甦。自後每至三更後即痛,痛即起坐掉臂。日間穿衣、作揖與把筆書判,却似少解,以此知宜動不宜靜也。如此二十餘日,今可矣。汝母之症,恐亦是如此,今且令人扶掖,在房中走幾步,或坐眠椅,不可倒身貼席,試之如何。此病只是血虛,多勞多思所致,可延明醫,仔細胗視,請山立早晚照顧。嘗見人醫血虛,多作風氣、濕氣,後成大患,蓋血虛乃是不足,風濕猶是有餘,二症用藥不同,可請問顧五叔斟酌之。吾兒前書勸我求退,我有何貪戀耶!顧國恩未報,恐兒輩坐享難消耳,先欲效勞,徐俟機會也。


(陸深,《儼山集》,卷九十六〈家書〉,7b-8b


 


這封信是陸深以自己的經驗,告訴陸楫要如何幫其母治療病症,當初也只有論及信中表現的情感面,對於實際疾病醫療情形無力顧及,在此冒昧請教幾點:


 


1.「明醫」一詞出現過好幾次,這明醫是什麼意思?是指有開業的醫師嗎?以區別一般郎中?(可參考此解釋,正解:http://www.tcm361.com/zyqw/1223.html)


 


2.「風濕」當初沒有斷開,但重新斟酌前後文,應該是「風、濕」為佳。不知道這與我們現在所說的「風濕」有何不同?(版主:風與濕兩種氣皆可導致關節疾病,合稱也常見)


 


3.「血虛」要如何理解?(版主:可參考吳章(Bridie Andrews-Minehan),〈「血症」與中國醫學史〉,余新忠主編,《清代以來的疾病、醫療和衛生》(北京:三聯書店,2009年))


 


學弟按:我是門外漢,但對於《陸深家書》中的材料一直有很高的興趣,所以特此請益。感謝:)敬祝


 


 
創作者介紹

醫療史新時代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哞哞
  • <p>親愛的版主:</p>
    <p>  感謝提供延伸閱讀的資料。《陸深家書》我有附錄在學位論文之後,全國碩博士論文系統可以下載,至於有關醫療史的部分,以及《儼山文集》「墓誌銘」中有關醫療史的材料,我也會抽空再重新整理。謝謝您。</p>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