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20113月號收錄兩篇有關醫療與身體史的論文,附記於此,有興趣者可以參考:


 


胡 成 


上海禁娼與在華西人的道德焦慮──以上海進德會為中心的觀察(1918-1924)


1918年至1924年,上海公共租界以西人基督教和道德改良人士為主成立了進德會,發起為遏阻性病蔓延並改良上海道德風化的禁娼宣傳運動,終而迫使工部局不得不宣布以五年為期廢絕娼妓。本文以進德會為中心,探究這些外人道德改良者致力於拯救華人墮落的靈魂,力圖通過傳播基督教教義和西方文明來改造中國,故不同於工部局或一般西人將租界禁娼限於公共衛生和社會治安方面的考量,更為關注改善外人社區的道德風化和解救白人妓女,以便更有效地對華人進行道德示範和宗教拯救。然而,長期以來讓他們感到痛心疾首的,是上海租界存在眾多西人性病患者和白人妓女,致使基督精神和西方文明在華人面前威嚴掃地,並成為其內心深處難以抹去的道德焦慮。在這個意義上,發生在此時上海租界的禁娼,就不只是一個外人市政當局和道德改良人士單方面、或單向度對中國社會進行現代性改造和靈魂拯救的故事,且也事關當地華人社會外人社區就兩性關係意義上爭辯到底誰的文化或文明係屬莊重放縱、純淨淫蕩的相互道德認知和文化想像。這是否也可視為西方人在所謂「外人冒險家樂園」的上海、乃至半殖民地的中國,所承受的另一種的「白人的負擔」?


 


陳樂元 


解剖與刑罰──探究十六至十八世紀法國解剖教學與解剖人體的關係 


人體解剖學的發展是西方醫學史中最具爭議性的問題之一,其所牽涉到的生命科學倫理議題與器官移植極為接近。西方從十六世紀以來,人體解剖教學在醫學教育中逐漸取得重要性,本文以人體解剖的教學原料的來源為中心,首先探討死刑犯作為解剖教學主要原料之意義,分析此供給機制的運作原則,並以1551年至1672年巴黎高等法院的判決為實例,檢視死刑犯供給機制所引發的問題,以及行政權在面對此一人體資本管理問題所採取的應對措施;其次,本文試圖透過被解剖的人體探討解剖與刑罰之關係,解剖不只是對人身體完整性的侵犯,也是對死者尊嚴的侵犯,而對相信人死後身體知覺繼續活存之民間信仰而言,解剖更是令人懼怕的終極刑罰。從解剖教學與解剖人體關係之探討,本文認為解剖學所具有之佔有人體與支解人體的本質,是理解現代西方醫學與人體關係之關鍵。


 


http://saturn.ihp.sinica.edu.tw/~huangkc/nhist/22-1.html



創作者介紹

醫療史新時代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