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501  

 

下週要去長庚傳醫所口試蔡宗翰醫師的碩論,他寫的是上古醫學的病名「伏梁」的考證。現代中醫願意做這種醫經醫史的題目,還是上古醫學的,很不簡單,精神可嘉。我希望問他:在他實際研究的過程中,醫經醫史的研究可曾帶給他臨床或實際中醫甚麼樣的幫助,哪怕是只有一點實際、可陳說的意義與思路,我認為這篇醫史研究就有真實的價值。

 

創作者介紹

醫療史新時代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