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診經驗與治史雜述





    版主:大學畢業時,我其實是想當一位中醫的,莫名的走上研究醫學史的路。中醫師特考已於100年廢除,最近葉寇的案例,大概使努力抗爭的檢考通過生一絲希望,以後如何,實無法預料。只要能增強中醫的力量,基於私的考量,我認為都是好的,實際層面還應該考慮怎麼妥協的問題。不多說了,曾經的夢想離現在的我似乎有點遙遠。





    倒是昨天在一次很特別的經驗中,我受邀去全徳中醫「跟診」,看到了許多重症病患來中醫求診,大概有一半都是癌症、也有許多自體免疫的疾病、發育不全、失智、癱瘓的病例,給我很大的震撼。除了觸動我那曾經經歷的,想成為一位中醫的念想外,跟診的醫師也認為:我做醫學史,其實很有必要到實際的醫療場域看看,或能觸動更多的靈感,這樣的建議果然發揮實際效果。首先就是醫案的問題,病人的陳述與醫者的記錄其實有一些差距,病患有時無所不談,牽涉的不一定是症狀,即使講明白了病患自己的症狀,也有可能是情緒、壓力所導致的各種不安與不適,不一定是真的病因,醫者必須選擇有意義的東西來記錄,而史家根據這些紀錄來建構醫史,其實非常容易誤判或過度解釋。





    此外,古代醫者為甚麼會出版醫書?只是為了名利而已嗎?有沒有可能他真的想透過醫書來表達自己治療的思路,要進入文獻中去理解實際的情況,其實非容易有誤差,這也是治醫學史最難的:既要解讀醫療文獻的歷史生命、也要去理解醫者、病患的想法,而後者尤難,恐需更多生活上的體會。另外,我也深深體會中西醫論戰的水與火的年代好似過去了,現代中醫描述病名都是用西醫的名稱,甚至直稱「英文」,病人也會講各種西醫的檢查、標把用藥,手術方式等等,讓我想到近代中國的西醫要學習中醫的看診的方式,以取得病人的信任,現今卻是中醫要了解西醫的看病方式,才能給病人更多資訊,也才能夠「中西醫匯通」,中醫的時代挑戰,更嚴峻了。這次的跟診之旅,讓我收穫良多。





 





                                老皮     記於  2013119





 






創作者介紹

醫療史新時代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