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西醫入中國的新思考


 


 


        過去我多重視中醫的資料,對西醫的東西比較陌生,但若要談好中西醫交會的文化,近代西醫史確實是繞不過去的。同時,為了實現計畫的需要,現在每天都讀一些China Medical Journal的內容,發現西醫傳入中國的另外一種方式,或說是「中國」這個場域對西醫知識的影響,其實是一種互動的影響關係。過去研究多只著重醫療傳道、醫學教育等面向;其實,我發現傳教士醫生透過這個刊物,刊載西醫們在中國各地看到的各種病例,這些病例很多都是他們從未見過的,包括嚴重的皮膚病(如中國西南有著致命的濕熱天氣)、畸形、脫臼等外科問題,這些病似乎是民間中醫無法處理的,西醫可以獲得大量的手術經驗。





        當然,傳教士們也會遭到嚴重的反彈,有傳教士就表明:中國人對西藥的接受度非常高,對西醫也很和善,但對手術與檢驗器具則充滿排斥感;此時,傳教士醫生就會希望建立一種「醫療生理準則」physiological boundaries,希望告訴中國病人,什麼時候應該抽血、切片、穿刺檢查,這些過去會令傳統中國人頭皮發麻的技術。至於霍亂、痢疾、傷寒等傳染病,西醫也藉著從第一現場的檢驗和治療,增加了西醫的視野,他們藉此寫出一篇篇臨床報告,這種知識透過傳教雜誌讓西醫增廣見聞,又例如中國有各種瘧疾的型態,很多傳教士只有在教科書中看過,而中國人的肚仔內活著各種寄生蟲,這對西醫而言是重要的研究資產,使他們獲取不少寶貴的實驗經驗,這是醫療傳教工作帶給西醫本身的反饋。當然,傳教士認為,他們堅定的工作也影響了中國人的觀念,這些都不是透過正規教育,而是透過日常生活的潛移默化,例如有中國人開始注意建築的設計,重視起排水、通風等這些衛生細節,這是直接影響衛生觀的部分。很有意思,如果大對此問題有興趣,也可一起交流討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老皮 的頭像
老皮

醫療史新時代

老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